ag直营2020年的NBA还有大前锋这个位置吗?

  21世纪初有过一次,一直到前几年,诺阿和马克加索尔、小乔丹都到联盟一阵了,感觉也很奇怪。

  如果您敲我脑门“你活糊涂了吧,上季MVP、本季表现领跑东部的扬尼斯,不是大前锋吗?”

  那我得补一句:扬尼斯站的是4号位,但他从二年级到现在,除了2号位,打遍所有位置,基本是变着花样从各个角度用各种方式三分线起步面筐突破。

  话说,上季NBA前三阵前锋:扬尼斯、乔治、杜兰特、莱纳德、勒布朗、格里芬——就格里芬一个正经大前锋,别的都是小前锋出身。

  简短节说,自从邓肯、KG和德克三位老去后,能进NBA前三阵的大前锋也就是格里芬、阿尔德里奇和勒夫这三位,最多加个戴维斯,别的都是小前锋改头换面。

  雄鹿的首发4号位是扬尼斯,全能持球型;替补是伊利亚索瓦,主要负责投三分。

  凯尔特人站4号位是小前锋出身的塔图姆,当然,他、杰伦和海沃德三个小前锋都常错位去防对面4号位。

  热的4号位是莱纳德和阿德巴约轮流对付的:好玩的是,一旦摆一大四小,他们就让巴特勒站4号位。

  步行者倒是很规矩,4号位是小萨博尼斯;但他不在时,就是小前锋出身的瓦伦和麦克德莫特顶了。

  魔术还算靠谱:阿隆戈登站4号位——其实他三年级还是小前锋来着。

  爵士那边,英格尔斯、奥尼尔和博格达轮番扛对面的4号位——这三位里也没一个正经

  KG一辈子都虚报身高,把自己报矮,不肯去5号位,到2012年,还不是当了凯尔特人的中锋?

  去了,拉开空间去了。哦对了:费城那边,首发大前锋哈里斯,还是全队三分球第一人呢……

  恩比德是如今背身打第一积极分子,不提。戴维斯场均背身打5.5次已经算天下第二。扬尼斯场均3.4次背身,已算联盟第九多。

  更直白一点:联盟现在场均能进两个背身单打以上的,只有四个人:阿尔德里奇、恩比德、戴维斯、甜瓜。

  您没法批驳他。的确达拉斯本季只有不到4%的进攻是背打,但他们现在进攻效率每100回合117分,历史级的优秀。

  1960年代,双前锋其实也不太分大小,大家都摇摆。1970年代强弱侧转移流行起来后,球队进攻体系开始流行双轴,于是大前锋横行。

  们熟知的传奇优秀大前锋——海耶斯、麦克海尔、巴克利、邮差——基本集中在197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到21世纪,诞生了邓肯、KG、德克这些巨子,以及拉希德和韦伯这些天才。

  这些位,进攻端比传统中锋灵活,能背打能策应能做轴;防守端能负责抓篮板扫荡补位,做个副核心;甚至邓肯和KG自己就是防守核心。

  邓肯靠背身单打作为轴心拿到前两个戒指后,后三个冠军他主要是防守轴,进攻端都是GDP甚至莱纳德集体参与进攻了;KG则在凯尔特人转成策应轴+防守扫荡机才拿了冠军。

  德克2011年那个冠军,则开启了经典模式:中锋纯蓝领,射手群拉开,德克自己的广域射程是最好的

  。2012热夺冠大部分过程中,前锋是勒布朗和巴蒂尔二人;2013年热逆转马刺夺冠时,勒布朗的前锋搭档是射手麦克米勒。

  2014年马刺击败热,胜负手是迪奥站上了首发,邓肯成为马刺唯一真内线。当时巴克利们解说得很清楚,迪奥名为内线,实则是马刺场上的又一个控球手。

  。当时代不需要背身单打时,大前锋们要么转行去站中锋,要么只好去当定点射手拉开空间。

  中锋这位置之所以死不透,现在还活了,是因为无论规则如何变化,漫长的常规赛总需要有个守篮员——季后赛拼生死上小球,那是另一回事了——所以中锋数据再难看,总还是要的。

  而大前锋最优秀时,是进攻背身主打、防守副轴;然而既然大家都出去投三分拉开空间了,禁区里多站一个人的防守意义,未必大过三分线多站一个人的进攻意义了。

  巅峰邓肯、KG、拉希德、韦伯和麦克海尔,如果在今日,就能转型成完美中锋。以七尺身高、优秀策应、清空也能单挑、罚球线可以面筐打、覆盖禁区周边的防守,怎么想怎么好。

  在这个空间时代,个体能力卓越、又有团队意识的怪物,总会出头的——只是不一定在那个位置了。

  实际上,鲨鱼、邓肯和KG包揽了21世纪前五个MVP中的四个;但在2004年规则变化后,他们三人还是变成副攻和轴心,拿到了2005、2006、2007和2008四个总冠军。

  1996年《SLAM DUNK》结束连载时,ag直营井上雄彦笔下,樱木花道是个篮板狂魔,有一手面筐中投,能对位任何防守位置——从神宗一郎防到河田美纪男——而且奔跑不息。但他缺一手背身单打。

  但在如今的NBA规则下,这样跑动不息、能传球、能冲前场篮板能回防能封盖、有点面筐技能、能换防任何位置,离完美大前锋就差一手三分球,站个小球中锋也毫无问题。

  我想象中,1991年就上高一、现在应该年过四十的樱木花道,在哪个屏幕里,看到某段现在的球赛视频:

  “哼,大前锋换防补位、抓到后场篮板后,再一口气跑快攻?这有什么稀奇的吗?这不是我这个天才玩剩下的吗?”

  然后,挠挠红色的头发,摇摇摆摆走进小钢珠店,跟水户洋平一个击掌,坐下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agzhiying/2020/0110/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