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直营:美国媒体质疑:为什么NBA球员可以检测普

  “为什么NBA球员可以进行检测,普通美国人就要苦苦挣扎?”美国有线日发出这样的质疑声。不仅如此,纽约市市长白思豪也表示,对NBA球员和美国普通人在检测问题上的存在待遇差别感到愤怒和失望。

  NBA布鲁克林篮网队17日宣布,该队4名球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上周犹他爵士队和另外一支球队的全部队员都进行了核酸检测。对此,白思豪在推特上表示:“我们首先要祝愿感染者都可以快速恢复。但是,美国现在许多危重病人还在等待检测,NBA球队不该先于他们进行检测。在病毒检测的问题上,富有阶层不该有特权。”前NBA球员帕金斯转发了白思豪的这条推特,并表示赞同。

  对于享受特权的指责,篮网队18日发声明说,他们是通过一家私人公司进行检测的,费用由球队支付,“我们并没有占用疾控中心的公共资源。而且尽快取得检测结果,我们就可以立即采取措施,隔离感染者”。NBA发言人巴斯也回应称,“公共卫生部门以及NBA球队医生们一直很担心,因为球员彼此接触紧密,且与公众互动频繁,所以如果不尽快进项筛查,就会加快病毒传播”。

  事实上,享受检测特权的不只是篮球运动员。《纽约时报》19日称,好莱坞的精英们也都在私人医生的安排下进行了检测。报道称,这些人已经习惯了享受特权,也更容易获得检测。实际上,政治人物、网红、职业运动员等上流阶层的人都早早进行了病毒检测,而很多普通百姓却要面对高昂的检测费以及漫长的等待。

  当地时间18日,在白宫被问及职业运动员以及精英阶层优先检测是否应该时,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不,我不这么认为。但是,或许这就是人生真谛。这样的情况偶尔发生,我注意到一些人的检测相当迅速。”美国雅虎新闻网18日称,对于名人优先检测,特朗普暗示不认可这种不公平,但并未提出改善之道。

  过去几周,美国病毒检测的稀缺性显而易见。CNN称,很多美国人在被拒绝检测后表示愤怒和失望。马里兰州长霍根表示,他们没有足够检测盒,其他州也是如此,但联邦政府没有给说法。虽然美国卫生官员称检测会加速,但供给不足依然是问题。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日益严重,检测资源不足,但不少名人、政治人物和运动员却能接受检测,哪怕没有症状。新冠病毒检测“富人优先”的现象在美国触发争议。

  好莱坞演员伊德里斯·埃尔巴17日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他因没有症状就能接受病毒检测招致许多民众批评。依照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要求,有症状或有某些国家和地区旅行史等类别的人员才可以首先接受检测。30岁的罗宾·弗雷泽就是亟需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普通纽约市民,她从上周开始一直发烧和咳嗽,然而由于试剂短缺,她没能如愿。弗雷泽十分沮丧,“这太不公平了,他们凭什么排在前面?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却被挤到队伍后面。”

  美方一些人四处招摇,道貌岸然地对他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时,美国社会底层民众的生活却因贫富分化加剧而更加艰难

  “这些高昂的花费会让人们不敢去接受检测”“现实是,40%的美国人拿不出400美元的紧急支出,仅去年就有33%的美国人放弃治疗”……在美国国会众议院近日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听证会上,一连串质问深刻反映出美国贫富分化、民众得不到医疗保障的现实。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2019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揭示的大量事实告诉人们,美国整体富强的面纱背后,遮掩的却是贫富严重分化的冷酷现实。

  美国在西方国家中贫富分化最为严重。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0年来,美国的基尼系数一直在稳步上升,2018年攀升至最高的0.485。摩根大通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0%家庭占有近75%的家庭净资产。美联储的报告显示,1989年至2018年,最富有1%的家庭占有家庭财富总额的比例从23%上升至32%,而最底层50%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判断,社会顶层的收入飞速飙升,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对社会底层的挤压。

  资本造成的两极分化,导致“财富越来越多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已经超出了许多美国人认为合理或道德上可以接受的范围”。2018年,美国有3970万贫困人口。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数据显示,每晚至少有5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美国是目前唯一有数百万人处于饥饿状态的发达国家。美国儿童保护基金指出这样的残酷现实:“在全球最富有的国家,居然还有超过1/5的儿童每天都不得不面对无比残酷的现实——下顿吃什么,今晚睡哪里?”美国仍有1280万名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5岁以下的贫困儿童多达350万人,其中160万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基于如此冷酷的现实,美方一些人竟然大言不惭地把美国包装为样板级的“民主的乐土”。

  美国底层民众身处于冷凄凄的“沮丧谷”,美国政府背负着沉甸甸的民生债。美国是少数没有实行全民医疗保险的发达国家之一。美国国家统计局去年11月发布的最新统计显示,2018年,2750万美国公民没有医疗保险。根据盖洛普公司的调查,美国有1500万人由于药物费用过高而不得不推迟购买处方药,有6500万人由于医疗费用过高而在生病时放弃治疗。不少美国人担忧,美国的健康安全网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不堪一击,这样的困境将使疫情进一步扩散。

  美国的贫富分化是一个稳定的长期趋势,这是由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美国政府所代表的资本利益所决定的。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奥尔斯顿指出,美国“极端贫困的持续存在是当权者做出的政治选择”。有英国学者直言,造成美国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的根源是美国政府实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体系,即以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为核心,维护富人利益。美国政府试图使用“虚假通胀率”来“剔除”数百万贫困人口的做法,已经引得媒体讽刺——“本届政府对于有多少贫困人口及如何帮助他们毫不在意,只是盘算着如何玩一场数字游戏”。

  美方若果真能把人权问题当回事,为什么不思祛除长期困扰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痼疾?别忘了,美方一些人四处招摇,道貌岸然地对他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时,美国社会底层民众的生活却因贫富分化加剧而更加艰难。美国国内忍饥挨饿的孩子、无家可归的穷人、久病难医的患者就在那里,美方一些人有何颜面自诩为样板。世界当然不能以此为样板!消除贫困,一个都不能少。美方所谓“人权卫士”能够负责任地作出这个承诺吗?事实表明,迄今为止他们心中并没有树立这样的必为之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agzhiying/2020/0323/1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