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故事:NBA的新冠病毒检测为何能进展得如此

  在NBA总裁亚当-萧华为他的导师大卫-斯特恩写悼词的时候,关于新冠的第一份报告呈递到了他的邮箱。

  1月中旬,新冠病毒开始在中国传播,NBA总部在上海,北京,香港和台北派驻了200名员工。当时,湖北省武汉市是全球疫情的震中。

  萧华密切地关注疫情发展的局势,每天都与中国的员工保持联系,这些员工亲眼目睹了疫情带来的灾难。去年秋天,在火箭总经理莫雷发布了关于香港的推特后,NBA与中国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不过在前美国财政部长Hank Paulson的劝告下,萧华认为需要与NBA中国的员工保持联系。因为世界的未来取决于中美两国的共同努力。

  世界各地的NBA员工都曾面临公共健康的危机,然而这次的规模和严重性是前所未有的。

  1月21日,前NBA总裁斯特恩的悼念仪式在纽约传奇音乐厅进行,萧华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了这次活动。当天,美国确认首例新冠病例出现在华盛顿州。两天后,中国为控制病毒的传播,实行了大规模的隔离措施。

  消息人士称,前美国卫生局局长Vivek Murthy在多年前就向联盟提出了制定危机管理指南的必要性,甚至在2016年的政府会议中讨论了流行病爆发的可能性。

  1月29日,在篮网的中国新年庆祝活动上,萧华曾询问1996年时代杂志年度人物David Ho关于治疗HIV病毒突破性研究的相关问题,他开始向联盟预防新冠病毒提出建议。

  Weiss是一位职业律师,自2012年以来一直致力于NBA球员的健康计划,并撰写了应对脑震荡,传染病和心理健康的规定。1月下旬,随着病毒蔓延全球,他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

  1月26日,前湖人球员科比-布莱恩特和同行的8人在直升机事故中丧生。整个NBA世界都崩塌了。联盟必须决定是否推迟1月28日湖人与快船的比赛。然而,他们并没有暂停预防疫情的计划。

  1月31日,在科比去世后5天,因疫情爆发,CBA被迫暂停了所有的比赛。Weiss向各支球队递交了他的第一份备忘录:

  “鉴于NBA球队和员工在世界各地频繁往来,我们正密切观察由新冠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疾病,以及病毒在美国和国际上传播的情况,”Weiss写道。

  “今天,WHO宣布新冠病毒爆发是国际性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疾控中心宣布来自4个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和华盛顿州)的6例新冠病例确诊,其中来自伊利诺伊州的1位患者是美国境内的第1例人传人病例。”

  “请提醒球员和球队工作人员采取预防措施,以降低感染流感及各种病毒的可能性,包括新冠病毒。”

  通过发送备忘录,Weiss发表了一系列的规章,启动了预防计划。然而,直到第1例新冠感染者出现在NBA球队中,NBA球队才获得了检测的权利,随后NBA在3月11日宣布停摆。

  “自1月中旬以来,我们一直在联盟的办公室里生活,”萧华在周三告诉ESPN的Rachel Nichols,“我们至少一直对新冠传播到美国的后果保持警惕。”

  在2月,ESPN至少获得并阅读过3份联盟向各支球队发送的“新冠疫情更新”的备忘录,敦促各支球队为即将到来的大规模疫情做准备。

  “这几乎成为了每个人的首要任务,”他说道,“我认为,特别是在武汉市。当一场全国性的,甚至全球性的健康危机发生时,我们和球迷很难通过电视转播进行互动交流。”

  2月29日,加州,纽约州和华盛顿州发现了病毒社区传播的现象,Weiss指示每支球队与当地的卫生局,传染病专家和当地的医疗中心保持联系,为了“能够在疑似感染或出现症状的情况下为球队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

  如果需要对球员,教练或职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为了快速地获得检测结果,NBA应该尽快排队。

  斯蒂芬-库里被认为是第一个接受新冠检测的球员。3月7日,金州勇士宣称库里A型流感检测呈阳性,不过并没有感染新冠。之后,勇士官方拒绝说明库里是否进行了检测,不过主帅史蒂夫-科尔告诉记者库里已经接受了检测。周三,总经理鲍勃-迈尔斯又表示勇士全队还没有接受检测。

  消息人士称,联盟制定的相关规章在3月10日再次生效,在与雷霆比赛的前一天,爵士中锋鲁迪-戈贝尔向队医报告他有冷战,头痛和干咳的症状。他在A型流感,B型流感,链球菌和上呼吸道感染的检测中均呈阴性。

  根据爵士发送的一份备忘录,由于戈贝尔发烧超过100华氏度,而且家中有来自危险地区的房客,因此俄克拉荷马的卫生局官员和两支球队的队医都认为,他应该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

  “我们当时并不知道检测结果呈阳性的后果,以及这个后果的严重程度,”俄克拉荷马州的卫生局局长Gary Cox说道,“因此,你当然希望专注于那些与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的人,特别是在旅行或类似活动中的密切接触者。”

  自那以后,有8支球队在NBA几周前联系的医疗中心或实验室进行了检测。消息人士告诉ESPN,在篮网的4位球员检测结果呈阳性后,其他球队向篮网询问了检测的相关情况。

  然而,在试剂盒如此稀缺的情况下,各支球队如此容易地完成了检测,这在社会中引起了批评的声音。很多球队和球员一直不愿意承认他们是否已经检测,以及他们以怎样的方式获得检测机会。

  周二,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对此进行了抨击,他认为NBA球队受到了优惠待遇,他们利用财富和人脉排到了队伍的最前面,“等待检测的危重病人”还排在他们的后面。

  周三,唐纳德-特朗普被问道为什么职业运动员得到了检测的机会,而其他人却没办法检测。

  “也许这是生活中的一些故事吧,”特朗普回应道,“有时候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我注意到人们都已经很快地接受了检测。”

  作为回应,美国国家篮球运动员协会的执行董事Michele Roberts在周三告诉ESPN,“问题是有很多人无法获得检测的机会,而我不会为此道歉,在我看来,这是联邦政府的责任。他们有责任保证我们在这方面受到保护,在我看来,他们是失败的。”

  “我们现在不应该为此争吵……不过一旦疫情结束,我们会弄明白到底是谁的责任,然后解决这个问题。”

  Roberts表示,卫生局官员对受感染的NBA球员表示担忧,因为他们接触的人太多了,并且去过很多的地方,很有可能传染给其他人。

  “成千上万的人会在球场里观看我们的比赛,”Roberts说道,“很多人都因此有了感染的风险。”

  “在很多方面,我认为不为球员和球队工作人员检测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人们有权知道他们是否曾与确诊病例接触。”

  3月12日,美国政府下令禁止团体活动。自3月13日起,NBA联盟要求员工在家工作。周四,第16号备忘录指示各支球队要在周五关闭训练馆。

  没有人知道联盟还会向各支球队发送多少条备忘录,不过恐惧的感觉会与每个人同在。

  萧华透露在本周三,有8支球队接受了检测,因为他们曾与感染者或有症状的球员接触。到目前为止,有7位球员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公开的名字有戈贝尔,多诺万-米切尔,活塞的克里斯蒂安-伍德和布鲁克林篮网的凯文-杜兰特。

  NBA球队可以从Oche、Quest Diagnostics、LabCorp等私人公司获得检测机会,也可以在斯坦福大学或UCLA这样的学术机构进行检测。消息人士称,获得检测机会的关键在于与这些公司或学术机构的医生建立关系,他们可以很快地预定试剂。雷霆和篮网公开表示他们以向私人公司付费的方式获得检测机会,所以他们并没有占用公共的资源。

  NBA球队拥有众多队医,他们可以使用快速的治疗方案。很多球队都与顶尖的医院和医疗机构拥有直接的赞助关系和合作协议。克里夫兰骑士由克里夫兰诊所赞助。明尼苏达森林狼由Mayo诊所赞助。这三个机构都为新冠病毒开发了检检测剂。

  Quest Diagnostics的发言人Wendy Bost告诉ESPN的Tisha Thompson,Quest进行的大多数检测都针对卫生系统和医生们。但是一小部分检测的机会给了运动队,她说所有接受检测的球队都至少有一个确诊病例。

  “当然,我理解de Blasio的观点,很不幸我们NBA球员在社会中处于这样的位置,在检测时我们需要进行有计划地分流,”萧华说道,“所以根本的问题是试剂不足。NBA一直听从公共卫生局的建议。”

  最终,NBA肯定希望病毒没有在人群中传播。检测是检验结果的唯一手段。然而,尽管在流行病肆虐的情况下,NBA球员可以优先进行检测,不过我们并没有找到尽快恢复比赛的有效办法。

  消息源指出,联盟正在研究社会隔离对球员,教练及工作人员的心理健康影响。他们每天都会与心理专家通话,并设法减轻社会隔离带来的负面心理影响。

  “在这个事件中,我明白了当人们假装自己可以预测未来的时候,他们通常都是错误的,”萧华说道。

  “我们将为恢复比赛而竭尽全力,但是我认为球员和球迷的安全和健康是第一位的,因此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过多的猜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agzhiying/2020/0323/1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