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流浪地球》获32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

  说实话,不管是《我不是药神》《妖猫传》还是《天长地久》,甚至《闪光少女》,这些电影以前都有类似类型的作品,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会出现类似的作品。社会类题材和青年题材都是中国电影创作者们非常熟悉的领域,我们不用担心以后会缺少这些领域的优秀作品,甚至可以断言以后会诞生比他们更加优秀的作品。

  但是《流浪地球》的诞生完全是个出乎所有人意外的东西,也完全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次诞生同样的作品。正所谓前无古人是肯定的,后有没有来者则是不一定的……我认为这样的影视地位,给与什么样的呵护都是应该的。

  仔细看了一眼问题描述,题主似乎是不理解《流浪地球》为什么能够拿到最佳“故事”片奖。看来问题出在“故事片”这个名词的认知上,90年以后出生的人对“故事片”这个名称可能不太熟悉,所以才会误解这个词的意思。

  以前有一种报纸叫做“电视报”,主要内容是各个电视台的节目名单,其中真人出演的剧情类电影就被称为“故事片”。这个名词是用来与“纪录片”、“美术片”、“科教片”、“戏曲片”等表示节目类型的名词进行区分的。故事片这个名词专指国产剧情类电影,外国电影叫译制片,因为是由译制片厂生产的。另外在电影频道建立之前,国内较大的电视台不播放没有经过配音的外国电影。

  金鸡百花电影节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活动,很多名称都沿用了当年计划经济时代的名称,已经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故事片”和“美术片”这两个词,如今前一个词被称为“影片”,后者则被称为“动画片”。那个时代在电影这个总称下,包括了纪录片、儿童片、科教片、纪录片、故事片、美术片等诸多影片类型。之所以要这么划分,是因为当年电影厂每年所拍摄的影片都是要按照份额和指标来进行生产的,这些名称是为了方便管理者确定影片类型,制定生产计划用的。

  可以说这些名称设立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帮助观众了解电影类型,而是面向电影机构的管理者的,有着那个时代典型的“一刀切”风格。和如今科幻片、武侠片等这类按照影片类型来划分的名称不同,现代的电影类型区分命名的方式是为了帮助观众快速选择自己的偏好电影,减少选择成本而设置的。“故事片”泛指所有故事虚构,以阐述情节、叙述故事为主的影片类型,而“美术片”泛指一切需要动手画的影片。

  所以“最佳故事片奖”等于 其他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只奖励所有领域都取得最好成绩的电影,并不是说这个电影的故事最好。而故事方面角逐的则是看“最佳编剧”这个奖项。

  补充说一点,没有踩《妖猫传》的意思,其实比起小破球我觉得老谋子的《影》才是真憋屈……

  之前知乎上曾有人问,为什么同样走电影工业化的道路,徐克电影的票房普遍不理想,而《流浪地球》却非常成功。我给出的回答是,因为《流浪地球》有一个更好的故事。

  这个回答被很多人质疑,因为大多数人——尤其是被文艺电影喂大的人,很难意识到一个流畅的商业故事有多么大的价值。但是在我看来,现在的很多观众都在走两个极端,一部分观众极端强调“故事”本身的价值(这里所谓的故事,主要是指那些艺术电影风格的故事),对于爆米花电影的套路嗤之以鼻;另一部分观众则极端强调特效的重要性,这类人代表性的口头禅就是“我看XXXX电影又不是为了故事去的,我就是为了看特效”。

  但是这两类观众其实都有问题。第一种占据了当下各类影评平台的主流,在不恰饭的情况下,捧艺术片踩商业片是他们一贯的套路,但无论你承认与否,艺术片本身就是小众的;第二种虽然口头上说的好听,但是《阿修罗》等一大批拼特效的电影的惨败,就足以表明他们并不只是想单纯的看个特效。

  在现阶段,《流浪地球》很好地做到了故事与特效的平衡,并且在中国商业类型电影的开拓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当然,在中国电影评奖的语境里,最佳故事片奖这个奖项的意思并不是这个电影的故事最好,而是最好的故事类影片的意思——中国的电影节一般将电影分为故事片(下面还可再单独分出一个“故事长片”的概念)、纪录片、专题片等等。这里的故事片主要指的是虚构类或根据真人真事重新改编创作的作品。如果用国外的奖项来对比,最佳故事片奖其实就是最佳影片奖。

  其实把《流浪地球》往深了说,它还有着更深的价值。中国电影界当下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并不缺乏芦苇这类非常优秀的文艺片编剧,但却极度缺乏合格且成熟的商业电影编剧。艺术电影编剧和商业电影编剧并没有高低之分,但想要电影产业发展起来,商业化就是不可或缺的。纵然是《流浪地球》,跟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电影一比,在故事的节奏上也存在某些问题。这些问题的改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

  打个比方来说就是,在过去获金鸡奖的故事片更像是一辆舒适豪华的老式火车,而《流浪地球》则是一个刚刚下生产线的高铁。你可以找出它的很多问题,甚至它存在的故障可能会比老式火车更多,但重要的是它已经开辟出了一条新的道路。这也是中国电影要走向产业化最正确的一条道路。作为电影领域的专业奖项,金鸡奖的评委们也应该能看到这一点。

  评委会评语:《流浪地球》以恢宏的场景设计、震撼的设计效果、先进的特效技术、严谨的科学探索实现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全新跨越。影片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时代主题,在宏观叙事和人性微观描述之间获得完美平衡,温暖而有力地表达了中国对未来世界的历史责任。

  这个评语对流浪地球获奖原因的说明我觉得还是比较清楚的:1中国科幻电影的全新跨越;2“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主题;3宏观叙事&微观描述;4中国对未来世界的历史责任。

  流浪地球和另外几个入围的影片相比故事性上确实比较弱,从演员演技方面讲也不如其他几个影片,口碑也两极分化,但它确实有属于它的时代意义,不仅仅是扣了当今中国的发展主题。流浪地球几乎让中国科幻“大片”从无到有,并且这个“1”还十分优秀(至少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他十分优秀)。另外它对中国电影“工业”也有相当的影响,要完成电影“工业化”就需要这样的“大片”,其中科幻一定是或者一定会是“电影工业”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金鸡奖在今年这个特殊的背景下,敢于给流浪地球颁最佳故事片(实际上就是最佳影片),是非常有魄力和眼界的。

  流浪地球好吗?好!瑰丽的想象,高水平的视效,人类共同体的精神内核,都让人耳目一新。

  大陆之前和台湾省一样,一直走的是文艺片路线。张艺谋陈凯歌等导演国际屡屡获奖,蜚声国际。台湾也有一大票华语电影大师。然而呢?90年代一部终结者把各位大师打的满地找牙,泰坦尼克号几乎统治了全年的票房。

  台湾电影一直小清新文艺,不说现在,要不是大陆电影参展,2000年左右金马奖能选出来多少台湾电影颁奖。台湾电影一直靠踩着大陆电影抬咖才苟延残喘到现在,本土早被好莱坞电影打断四肢,一口气都快吊不上来了。

  地久天长就是这样的文艺片,确实不可或缺,代表了最高的艺术水准。但是这样的电影再多,也救不了中国电影和华语电影。先天观影门槛高,受众少。早晚被好莱坞打死。

  日本韩国很爱这种现实主义题材。韩国大家比较熟悉,最近很多优秀的韩国电影结合时事,在中国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日本的影视也有走这条路(当然还有别的路,比如漫改校园等等)。记得日本还拍过一个性别不明的片(记不清是电影还是电视剧了),这么小众的题材都挖出来了,说明什么?

  社会问题是很多,大众也爱看,但是,第一毕竟有红线。各国都有,不只中国。第二,拍多了题材难免受限。各种黑暗黑暗,容易腻。第三,反映本国的问题,很难影响到全世界。

  所以现在日韩电影并没有被美国电影打垮。但是这种反映社会现实的故事片也没办法真正影响全世界,承担不到输出价值观和全球盈利的重任。(当然日本用次文化二次元做到了这一点,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中国电影在2000年左右也有台湾省和日韩电影的困境,在好莱坞大片的攻击下节节败退。

  幸好张艺谋站出来,拍了英雄。大投资大制作大场面。拯救了中国电影。大陆票房2亿多(占了全年票房四分之一),就连北美都有5000万美元。

  接下来的大片时代算是让中国电影守住了基本盘。虽然几经波折,中国电影还是很好的活下来并发展。就算今年暑假完全放开了保护月,也能遥遥领先进口片。

  第一,科幻片是个框,什么片都能往里面装。美国就有终结者,太空旅客,普罗米修斯,星际穿越,2012甚至复联种种片型。枪战,爱情,恐怖,灾难,漫改。。。观众肯定看不腻。

  第二,科幻片门槛高。霸王别姬好,但是台湾省也能拍,韩国也能拍,日本也能拍。就好像造不出苹果,造个三星索尼还是可以吧。但是美国发个空间站,日本韩国台湾省谁能跟?中国敢试试!

  第三,工业化是趋势。流量地球,哪吒,都不是一个小作坊能做出来的电影,需要整个电影工业的配合。香港电影没有工业化,一直小作坊,当初多辉煌,现在基本断气了。如果能多一点工业化的电影,我们的体系早点建成,就算受到一些冲击,未来也是光明的。

  《我不是药神》和《天长地久》是可以拿的没问题,都是好电影好片子,都给赞。。。

  首先,我猜很多人可能觉得《我不是药神》这样的片子会得最佳故事片。《药神》聚焦国内医保这个话题,的确,故事是很好的,豆瓣也有9.0分,也促使国家认真改革,或者说国家改革才诞生了药神这部电影。这部片子的受众人群是谁呢?是咱中国老百姓。认真说,外国人他们会关注这部片子吗?《药神》只能说对中国人来说是个好故事,贴近生活。

  相比于保守的金马奖,如果今年《流浪地球》去金马很可能得不到这个奖,金马奖格局不够而已。流浪地球这部电影的价值不在于评分的高低,而在于突破性,还有传达的价值的独特性。

  而各位仔细读《流浪地球》的颁奖词:《流浪地球》以恢弘的场景设计,震撼的设计效果,先进的特效技术,严谨的科学探索,实现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全新跨越。影片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时代主题,在宏观叙事和人性微观描述之间获得完美平衡,温暖而有力地表达了中国对于未来世界的历史责任。

  《流浪地球》是中国科幻电影的一个跨越,《流浪地球》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时代主题,有力地表达了中国对于未来世界的历史责任。

  我们中国在复兴的路上,我们已经世界第二了。然而我们在世界上缺少朋友,他们不知道我们所要传达的价值,《流浪地球》起到了一个算是理想的开头。美国可以通过好莱坞把美国的英雄形象传递到世界各地。我们中国未来也能将“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价值传递给世界。这是一个起步,未来还很艰难。

  这个奖给流浪地球算得上实至名归!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价值也会作为中国的国际形象传递给世界!

  我觉得颁给流浪地球 我不是药神 地久天长 这几个都可以,但是我不是药神 地久天长 这两部片子都是可以再拍出来的故事片,具有现实意义的启示片,我不是药神聚焦了中国医改,地久天长是计划生育的隐痛。流浪地球是一部跨时代的作品,不可否认演技 剧情是他的弱点,但是它开启了大工业时代科幻电影中国的序幕,在此之前,中国没有科幻电影,只有这种大工业同时宣传了中国精神人类共同体才可以走上文化输出的道路,开辟了道路,这个意义才是陈凯歌以及委员会把奖颁给他的原因吧

  流浪地球是最诚恳最禁得起推敲的电影,知乎里有很多流浪地球的细节分析。有细节的电影是真正的电影制作了,而不是传统的制作周期很短的商业化电影虽然后半段演讲有点尬,但好像电影为了春节档删减了很多。药神看的很感动,不过它最大的闪光点就是题材,这样的现实故事中国有很多,而且很容易共情,很容易成功,看懂的门槛低。

  科幻本来就不是大众题材,流浪地球更是对老人小孩不友好,而且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长,就内容而言,它每一步都在突破传统电影的剧情套路,地下城的蚯蚓干,中澳合资,工程师形象,充满呕吐物的头盔。。。每一个形象都很丰满,都很贴近现实,这才是我们想看到的人物,不再脸谱化,很平面。

  小破球胜就胜在是中国首创,第一次输出我们自己的价值观,第一部真正的重工业电影,开拓一个新的市场。正如一些人说,像其他电影,题材手法都是很容易拍摄,但是破球那些科幻大作,在他之前完全没有,以前一直都是好莱坞的专利,包括本人,从来都不看好中国科幻题材,但是这次破球成功,让人感到中国是有人愿意,勇敢以及有能力去做。这次得奖,是一个信号,就是提倡以后电影人要敢于突破。

  至于奥斯卡的标准,你去找一群黑人+同性恋翻拍逐梦演艺圈估计也能得几个提名吧。

  说实话,一开始我没有想到小破球能得这个奖。虽然我是铁杆球吹(我空间有二十几天流浪地球说说,前后跨度一个月)。

  然后仔细想一想,似乎没有问题。流浪地球,为中国电影开创了一条先河,也指明了电影工业化道路。无论是他们的努力还是信念都很值得尊敬,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是结果。

  对于电影最终结果,我很满意,当时的内地票房第二,在一众春节档中逆袭成功,足以证明其本身质量过硬,深受观众喜爱。还有就是电影表达的内核,带着家园流浪的故土情感,人定胜天的豪迈悲壮,以及选择希望的意志,这些都是格局很大,很浪漫的内核,非常能感动群众。

  《流浪地球》拿下第三十二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刘慈欣宇宙的建立又向前迈出重要一步。

  故事片,和类型片的定义非常接近,主要以叙事为核心。要讨论《流浪地球》拿下大奖是否实至名归,首先要明确两个要点。

  1.类型片其实比其他任何电影都难拍,因为每种类型电影都会有约定俗成的元素,如果观众没看到,就相当于对观众“毁约”,遭到恶评抵制,比如喜剧片中没笑料,爱情片中没爱情,动作片中没动作等等。

  当然这不是真正的难点,真正的难点是,影片一味地满足观众,观众又会觉得缺乏新意,所以要在司空见惯中找新突破,必须同时满足这相互矛盾的两点才能获得观众的基本认可。

  在《流浪地球》中,既然是科幻灾难片,科幻场面:行星推进器,重元素核聚变等;灾难场面:城市雪封,木星引力。这些基本元素有赖于某些同行衬托,在国内观众眼里是超出期待的,放在国际上是合格的。

  2.电影的原型故事(原著、故事原型和原创故事取材等)决定了电影的上限和下限的范围;电影的细节处理水平决定了该片处于上限与下限的哪个位置。可以把原型故事视作先天基因,电影的一切细节视作后天努力。

  举例《流浪地球》中两处细节:饱和式救援、不只有主角团队想到了引爆木星并付诸行动,规避了大部分类型片的饱受诟病的弊端之一:主角光环或开金手指。这一点和上面说的司空见惯中找新突破相互映衬,可供细细品味。

  前面说的要点1,产生了一个电影评奖的隐形标准:在奖项上竞争,不单单是同期电影的竞争,还包括过往同类型电影的竞争。

  明弦(公号ID:KHmingxian)从类型片突破的角度谈谈六部提名电影:

  古田会议是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次会议。该片和其他同类型主旋律电影比起来差不多。

  家庭电影,往前看的话,《亲爱的》、《山河故人》之类的探索家庭伦理关系与成员命运的国产电影不缺;国际上也是佳作频出,《海边的曼彻斯特》、《何以为家》、《小偷家族》和《罗马》等。如果最佳故事片奖给这部,怕是说服力一般。

  类型谈不上突破,中规中矩,其实是相对常见的情感爱情电影。该片细节上处理的不错。故事讲的是男女面对现实时,爱情的聚合离散,挺接地气的。可惜,原型故事的常见,是该片的命门。

  国外同类型电影何其繁多,国内还有某狼,以及导演之前的湄公河。需要强调的是制作精良只是一项基础指标,不在“类型内突破”讨论范围内,下面也会进一步论述。给了本片导演奖算是一种平衡。

  拍的是真好,然而,同类型电影,国外有《达拉斯家买家俱乐部》、《辩护人》等,本片探讨的道德困境与精神内核并没有明显超越这些电影。

  《2012》中面对灭世洪水,各国协作造方舟,不过最后主要由人类精英和政要生存,寻常百姓只能钻空子挂主角光环才能生存。《后天》冰河期来袭,以北美视角为主,最后全人类躲到热带生活。这两部电影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真实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性,但缺乏共同体精神。

  至于《流浪地球》,全人类把地球当作宇宙飞船,集体迁移至其他恒星,生存机会按抓阄决定。见过没有?起码从明弦的观影历史中,没有!

  第二点,电影制作团队没有拘泥,以创造“流浪地球宇宙”的气魄演绎,制作水平没有明显的短板,成功表达了原著故事的大格局与思想。

  应该说,制作精良方面,很多提名电影都做到了,所以,实际上真正关键的还是第一点:故事前所未见。

  当年《阿凡达》败就败在这一点,制作水平气吞星河,故事却被简化称之为太空版《与狼共舞》,与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失之交臂,憾甚。

  金鸡奖必须要给小破球一个奖,因为这是中国第一部科幻大片,也是与过去相比,突然猛力拔高,里程碑式的科幻片,必将载入中国科幻电影的史册。

  曾几何时,中国人都不相信国人能拍出好的科幻电影,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当《流浪地球》出世后,大大出乎观众的意料,那是一种意料之外的惊喜,也有一分自豪。

  获得最佳故事奖没有问题,虽然已经跟原著内容差了不少,但是仍然精彩,大刘给作品赋予的故事性,无论怎么改编,都勘称精彩。

  有人说故事性不太强。当所有人都跟美国大片的思维去走,地球面临毁灭,只能造飞船离开,没想到还有能带地球离开的创意,这一牛逼想像,就是超级创意和超级故事。

  就像《三体》把中国科幻小说提到了世界级水平,《流浪地球》也把中国的科幻电影提到了堪称大片的档次,获奖实至名归。

  流浪地球在本届金鸡奖上的亮点不是拿了最佳故事片奖,而是金鸡奖能给的奖项太少,不如奥斯卡奖和金球奖等欧美奖项全面。

  现在的电影早就不是《少林寺》那样放点干冰白烟打路拳脚就能吸引眼球的时代了,帅哥美女卖脸卖笑的套路也早就被证明不是主流观众们想看的了,只有全方位的音响效果和视觉效果才是烘托故事氛围和角色表演的最佳助力。我们的电影出品部门最早是叫“制片厂”,理由之一就是当时的电影有相当数量是要在工业化的厂房里通过布景板和特效设备来制作的。而我们学习的对象,电影产业化的大功臣,美国的好莱坞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就差不多完成了这种产业化的架构设计,星球大战系列电影在厂房里将科幻电影的地位拔高到了世界影史的顶端,漫威的真人影视部门更是将电影制作的花絮做成了电影工业的一大卖点,DC的小丑我无缘在电影院里观看可是大家都知道这部电影中的音视效有多么的棒,而我们的电影还停留在以影视城的外景做卖点的半原始环境下。尽管影视城的半自然环境确实能为好电影提供好的基础,但是这样的电影产业如何能缔造货真价实的工业化电影?本届金鸡奖上的参选电影,加在一起都未必能在音视效的表现上和流浪地球掰一掰腕子,而敢于在故事情节上嘲讽流浪地球的故事片们又是否敢在票房上挑衅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aomenxinpu_pingtaiyouxiapp/2020/0111/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