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反转!金鸡奖打脸范思哲Dior抢过官方赞助头

  前两天有个消息在社交网络上挺炸的,讲的是Versace官宣成为本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的服装赞助品牌。

  而且强调了是“唯一指定服装品牌”,特别把这几个字放得比较大,生怕大家没注意到。

  当然得知这个消息最懵的可能还是已经解约的前品牌大使杨幂。

  这下红毯是穿还是不穿?和Versace工作人员对接礼服的时候又尴不尴尬呢?

  在电影节开幕之即,Versace火速被撤,F昨天去金鸡奖官方网站一看,合作品牌一栏已经换成了Dior。

  要说完全是Versace自导自演自然是不可能,最好的解释就是在舆论压力之下,金鸡官方又临时更换了赞助商。

  这件事之所以没有发酵得像Versace这么严重,有几点原因。一是该分裂言行为员工发言,与Versace旗下单品直接出问题或者Dolce & Gabbana设计师本人辱华有一点差别;

  第二,在众多品牌轮番出现问题后,民众进入了一个疲劳期,对于这样的新闻不再像最初爆发时反应那么强烈;

  最后也是很重要的一点,Dior所在的集团比Versace的资金实力雄厚太多,所以得以火速公关四处打点,降下热搜和话题热度,将事件对品牌形象的损害降到最低。

  但是相比Dior暗搓搓公关,还不及Versace在全部社交平台上道歉来得态度诚恳。

  而其实Versace在官宣之前,F就有听到一些走漏的风声说Dior和Versace在抢夺金鸡的赞助权,没想到竟然成了真。

  毕竟很少有电影节会签唯一指定服装赞助品牌。因为大家也知道,现在很多明星都身背服装品牌合作,所以盛大活动红毯都会穿自己借来的礼服。若电影节直接签订指定服装,反而会让她们为难。

  电影节最常见的指定赞助是珠宝,因为大件珠宝相比礼服门槛更高,很多女明星在盛大红毯前临时是借不到珠宝的,所以电影节与珠宝合作也算是顺理成章。

  本届金鸡正因为寓意多重,选址在与台湾隔海相望的厦门,又和金马同期,被民间寄以厚望争口气。

  结果启用今年涉及主权问题品牌作指定服装,是不是有些玄妙?不知岛内酸媒要如何撰写。

  当然了,两大时尚品牌拼死抢注金鸡也有它们的考量,要知道Versace过去几年一直处于不赚钱的状态,却依旧咬紧牙关、砸重金和Dior这样家大业大的品牌抢赞助机会,也是孤注一掷的选择——挽回中国市场最好的办法,就是与根正苗红的金鸡达成合作。

  Dior的求生欲大家也看得见,还在最近上海大秀的after party上放了《我和我的祖国》。

  但似乎,网友对这两件事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健忘,或者说,并没有那么容易被讨好。

  由于舆论对于金鸡转投Dior依旧不太买账,所以仅隔一天Dior再次被撤下金鸡官网,你现在去看赞助商栏,Dior也消失了。

  合作品牌第一位变成了轩尼诗Hennessy,不过因为Dior和轩尼诗本身就隶属于同一个集团——LVMH,所以不知本届金鸡是完全取消了服装赞助,还是以非公开的方式继续与Dior合作,谜底恐怕要到开幕当天才会揭晓了。

  这厢金鸡赞助抢得你死我活,最后还被网友骂,那金马呢?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金马是另一种惨法。

  本来就很缺钱,近几年一直想着节省预算的金马几个大头赞助商全跑光了,主要就剩下了长荣航空和台湾麦当劳。

  现在去看,全部赞助商只剩下五家,大概就是确保参展嘉宾坐长荣航空来走个红毯,中饭吃个全家便当或麦当劳汉堡的规格(开玩笑)。

  最惨的还是金拱门官博,到处在被cue的微博下奔走相告——中国台湾的麦当劳是被当地的特许经销商和德昌股份公司买下的,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也很难介入,求生欲超强。

  好好的电影节,变成博弈的工具,无论是商业品牌、还是热爱电影的民众,其实都深受其害。

  金鸡、金马之争箭在弦上,而本届金鸡奖的争议还不止赞助商。昨天官博官宣了姚晨为本届电影节的形象大使,因为她本身自己是福建人,又提名了本届影后,似乎一切顺理成章。

  不过网友对她曾经网络的言论以及私生活事迹依旧抱有微词,没有饶恕的意思,官微也无奈开放了精选评论。

  金鸡也是真没办法,看看福建出产的演员中,姚晨的确是时下最红的,又是提名影后,还有大爆的《都挺好》加成,不选她还能有谁。

  今年的金鸡,也压力山大,从海报就开始全民督促,逼他们交出“绝不能丢人”的答卷。可以说,金鸡组委会突然之间有了必须“一夜长大”的负担,因为它背负着难以明说的表率责任。

  希望无论如何,金鸡奖都能回归关注电影本身,倘若这届金鸡做成功了,别说Versace、Dior抢,你还担心未来招不到更顶级的商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aomenxinpu_pingtaiyouxiapp/2020/0114/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