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奖和百花奖为何前些年饱受抨击?

  2016年百花奖,李易峰(《老炮儿》)和杨颖(《寻龙诀》)分获男女配角奖,李易峰战胜的还是段奕宏(角色同时获得上海电影节金爵奖影帝)、张译(角色同时获得金鸡奖男配)、夏雨(威尼斯影帝一次炉火纯青的演出),杨颖的获奖,则是在提名阶段就将真正有竞争力的对手一一排除,赢了几个出场时间极少,纯粹凑提名的客串角色。

  这一结果也引发轩然大波,被激怒的广大公众群情激愤,一时让百花奖声誉扫地。

  2017年金鸡奖,范冰冰以《我不是潘金莲》一片里,被全片二十个男角色集体压制,完全不令人信服的演技,首次获得金鸡影后。同样是在提名阶段,就将有竞争力的对手一一排除,

  (白百何不提名获得了华表奖影后《滚蛋吧肿瘤君》,却提名《捉妖记》,小宋佳不提名艺术片《师父》的表现,却提名狗血片《陆垚知马俐》,章子怡《罗曼蒂克消亡史》甚至根本没被提名。)

  2004年百花奖,临时更改赛制,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改成了“最佳女演员”“优秀女演员”,以《手机》女配角色入围的范冰冰,因此变成了“最佳女演员”(俗称“百花影后”),以《暖春》女主角色入围的张妍反而只拿了“优秀女演员”,被视同为“百花女配”,而且这个赛制到下届又改回去了,太明显的“因人设事”。

  这也是范冰冰首次获得影后头衔,让她从一个电视古偶剧女星,跻身一线电影明星之列,此后更一步步风生水起,创造了营销界所谓“范爷”神话。

  还有黄晓明,他在2013年的《中国合伙人》算是演艺生涯难得一次超水平发挥,但竟能同时包揽华表、金鸡、百花三大奖影帝,同时获得内地第四大奖,长春电影节金鹿影帝,还是明显不够分量。之前几十年来,无数年高德劭的老艺术家的影史经典作品都没做到的全满贯,《合伙人》“成冬青”真配得上么?

  这些年来,除《中国合伙人》外,黄晓明更拍了无数众所周知的烂片,和范冰冰、杨幂等同为最出名的“烂片专业户”之一,也让他的得奖连同金鸡奖、百花奖都一样备受质疑。

  曾经的大众电影百花奖,是华语世界历史最悠久的电影奖项(1962年5月举行),在80年代更是毫无任何争议的华语电影第一大奖,真正全民范围参与的积极踊跃投票,论影响力,怕是今天两岸三地所有奖项加起来都比不过。

  曾经的电影金鸡奖,也公认代表着中国电影学院派的最高专业水准。80年代“一姐”刘晓庆,全民票选出的三届百花影后,第一次首封金鸡影后,终于得到广大资深专家认可时,曾何等喜极而泣。

  那么,又为什么会沦落到前些年的尴尬境地?【罪魁祸首】是谁?很大责任,就在于前些年长期垄断内地电影界,大量公关运作,间接影响奖项的某公司。

  该公司同时也是积极和台湾电影界合作,大搞【资源和利益置换】,一直不遗余力用内地优秀演员抬轿,用内地的影视资源,去捧红台湾岛内艺人,获得的一大好处,便是该公司出品电影与签约艺人,在不遗余力扶持台湾艺人的金马奖上,也能获得“相对公平”的竞争资格。

  甚至可以说,因为台湾本岛电影的一摊死水,香港电影的持续衰落,在21世纪之交差点死透的台湾金马奖,在新世纪得以迅速扩大影响力,甚至被吹嘘为“华语电影最权威奖项”,该公司同样是主推手之一。

  所以,前些年在电影界,人人心照不宣的共识,就是签约该公司、或者主演该公司出品影片,就能在竞争金鸡、百花、金马奖项中占得绝对先机。

  可以看看多少中生代明星,他们的“影帝、影后”头衔,都是这么来的。当然,他们大多数人的演技发挥和作品角色,都是完全配得上奖项的,只不过如果不是签约该公司、或者主演该公司出品影片,怕是连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未必能有。

  比如范冰冰获得金马奖女配,是早在金鸡奖第一次给她提名的十年之前,2007年。彼时正是该公司当红花旦。(ps:某些金马奖水军和粉丝,反倒极爱用范冰冰获奖来作为贬低金鸡,吹嘘金马的一大理由,何其滑稽可笑!)

  而彻底引发公众众怒,重创内地奖项声誉的2016年百花奖,从获奖者到获奖作品,更犹如该公司的一场表彰优秀员工的“年会”。(获得最佳女主奖和最佳男配奖的《老炮儿》,是该公司出品电影;获得最佳男主奖和最佳女配奖的,是该公司签约艺人。)

  这种垄断状况,要到光线、博纳、万达、腾讯、阿里、猫眼等公司,或跨界而来,或异军突起,方告慢慢打破。同时,该公司又在18年的影视圈清查税务事件中,股价遭遇重创,再也无力影响奖项。

  前些年,资本势力唯一无力影响的,就是华表奖这个国家最高奖,才发明所谓“三金”捆绑概念,(金马、金像、金鸡),大肆传播营销,将华表排除在外。

  除了资本势力的干扰外,金鸡奖、百花奖,也包括华表奖,一直以来都受制于非常奇葩的评选周期,从2005年起,一次“精简奖项”的一刀切,让金鸡奖和百花奖变成了轮流举办,每2年才举行一次,华表奖更是时间不定,每2年或者3年举行一次都有可能。电视飞天奖和金鹰奖同遭厄运,只有挂靠上海国际影视节的白玉兰奖得以幸免。

  这样的周期,必然导致了时效的严重滞后性,比如邓超2017年拿金鸡影帝奖的《烈日灼心》,居然是2015年就上映的作品。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同时也就完全起不到鼓励新影人的效果,因为等轮到金鸡奖评选时,都已经先被其他奖项评选过一轮,甚至两轮了。

  而且,内地奖项的一大弊病,就是习惯于在颁奖前就已事先通知结果,很多被提名但没获奖的一线明星,也不甘心给别人捧场。

  所以除了国家最高奖,电影华表奖和电视飞天奖,获提名者确实不敢不到,其余如金鸡奖、百花奖、电视白玉兰奖、电视金鹰奖,次一等的长春电影节,导演协会奖,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奖等,每届典礼上,连提名者都往往出席寥寥,凡此种种,都严重影响了内地影视奖项在业内和公众中的声誉。

  当然,这些年无孔不入的台湾资本和传媒水军,勾结那些一度掌握电影评价话语权的反体制小众文青“影迷人”,竭力网络营销,对台湾金马奖和台湾特供电影的盲目追捧,对包括华表、金鸡、百花等中国国家奖项的竭力贬低,同样给广大公众造成了既成印象。

  甚至搞得台湾影人也自我感觉太过良好,当真以为他们一个完全没有电影规模化自产能力的小岛,竟可以掌握华语电影评判的话语权,行事才会愈发肆无忌惮,以至于方有2018年11月台湾金马奖颁奖礼上的那场闹剧。——教训何其惨痛!

  众所周知,“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是描写系统编译中设备发出微噪音的场景(完全没毛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aomenxinpu_pingtaiyouxiapp/2020/0117/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