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虹:首位登上《时代周刊》华人艺人4获金鸡奖

  在中国电影的历史上,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女演员。她是得过金鸡奖最多的影后,她是首位登上《时代周刊》的华人艺人,她是我们熟知的“恶婆婆”,同时也是气质优雅的女作家。 她10岁父亲去世,32岁离婚,一生无子,63岁皈依佛门,她就是潘虹------一生独立硬气的奇女子。

  从10岁起,我就知道,我的顽强是我唯一的依靠潘虹,1954年出生于上海,家中一共有三个孩子,潘虹是老大。10岁时,潘虹的父亲服安眠药自杀了。那样的年代总有些无法诉说的苦痛,母亲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最后由年仅10岁的小潘虹,去火葬场把父亲的骨灰领回并一个人送去东北老家。

  “雕龙的烟囱,高高的矗立在阴霾的天空下,时不时轰的一下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在料峭的春寒里,逐渐飘散,变淡。我一路走,一路扭着头看它,心里就想着回去要听妈妈的话,别做任何让她失望的事。......松花江是冰冷的,哈尔滨是冰冷的,小女孩的心也是冰冷的。”---《潘虹独语》

  潘虹后来回忆到,“父亲的死带给我的不是悲痛,而是悟性。使我一下子超越了年龄,甚至超越了痛苦,但也就在那一刻,我彻底失去了我的童年。使我比同龄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更成熟,更知道怎样打理自己。”

  自那以后,潘虹一下子就“坚硬”起来,摔跤了,她从来都是立即爬起来就走,因为她知道后面不会有人来扶。年幼时和母亲扛起生活的重担负担,使她身上始终有种跟演艺圈格格不入的落寞、矜持、倔强。

  踽踽独行,倔强是我最大的后盾倔强让潘虹背负生活的重担,在世间踽踽独行;单亲家庭使她遭人白眼,但潘虹依旧努力拥抱生活。17岁那年,潘虹不得不离开上海,去到长江口的崇明岛插队落户。

  就在潘虹以为此生就将如此时,1973年,上海戏剧学院来到崇明岛招生,从小就喜欢艺术的潘虹立马报了名,凭借着极佳的外形条件和不错的表演天赋,潘虹顺利被表演系录取。

  再次回到校园的潘虹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她拼命努力的学习想方设法证明自己。毕业后,潘虹便凭借着《苦恼人的笑》中出色的演出一鸣惊人,受邀参加戛纳电影节的展映,并获得该年电影华表奖优秀影片奖,导演力排众议选中她出演女主,只因认定潘虹那双大眼睛“具有一种耐人寻味的忧郁气质。”

  借着强劲的势头,潘虹有接连出演了《透过云层的霞光》、《漩涡里的歌》两部电影,播出后观众反响十分热烈,潘虹的名气又上了一层楼。

  1981年,潘虹迎来自己演艺生涯中的转折点,她一改之前青涩拘谨的画风,在《杜十娘》中饰演一位虽沦落风尘,却出淤泥而不染的青楼女子,活龙活现的演绎让观众惊叹不已。潘虹凭借杜十娘一角,成功夺得第4届小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并提名第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开启演艺事业的黄金期。

  1982年,潘虹主演了极具现实意义的电影《人到中年》。1983年《人到中年》被作为“中国电影新作”在日本东京展映,潘虹也凭借陆文婷角色获得第三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

  在影片开拍前小说作者谌容并不看好潘虹,甚至曾当面对潘虹说,你太漂亮了,根本不是我心目中的陆文婷。直接的话语没有让潘虹退缩,倔强的她反而愈发的努力。

  为了完美诠释眼科医生陆文婷,潘虹断绝了一切社交活动到医学院实战训练,每天跟着医生查房、和病人谈话、目睹着医院的生老病死,她努力证明自己不是像什么演什么,而是演什么像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影片上映之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潘虹传神的大眼睛,把女主角坚毅的个性和复杂的内心世界演绎的淋漓尽致,成为当时银幕上中年女人的一曲绝响。无数观众哭着看完影片,当时连自认“铁石心肠”的女排教练看的感动不已。

  1994年,潘虹和刘青云主演的《股疯》,获得了金鸡奖和百花奖的双料最佳女演员,再次站在了事业的高峰。

  此后,潘虹的演艺之路越走越宽。她也不负好年华,脍炙人口的角色越来越多,大马士革国际电影节等多项国内外最佳女主角统统收入囊中。除此之外,潘虹先后获得了日本评选的世界十大影星、中国文联“世纪之星”等荣誉称号。

  除在演艺事业上有所成就外,潘虹的文学造诣也颇高,她发表的以日记为题材的《潘虹独语》中的随笔日记,相继被多家出版社收录编辑专栏。

  已经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足够了事业蒸蒸日上,潘虹的婚姻却开始走下坡路,她和丈夫米家山相识于电影制片厂。两人当时都知识最普通的员工,慢慢的接触让两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1982年两人修成正果成功步入婚姻的殿堂。

  由于年幼时的经历,潘虹比任何时候都渴望获得别人的认同。丈夫曾经问她,“你是选择做女人,还是要成功?”潘虹说,“我想要成功。”

  为了能在事业上对潘虹有所帮助,美术专业的米家山专门跑去北京电影学院进修了导演专业。潘虹接戏他负责把关,潘虹演戏他四处帮她找参考资料、录像带。

  可事业上的相扶相持并没有让这段感情更为牢固,某种程度上讲反而成了两人感情的绊脚石。为了成功,潘虹是一心扑在了演艺事业上,每天除了演戏就是演戏。

  两人聚少离多,婚后的8年里她和米家山在一起的日子紧紧三百多天,日日夜夜不复相见让两人渐行渐远,最终协议离婚。

  这段彼此真挚付出过的爱情,至今对于潘虹来说都是难以割舍的美好回忆。回首当年潘虹曾在接受采访时感慨道,“已经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足够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始终孑然一身,甚至63岁时传出她成为了一个居士。她说:“现在的社会无论怎么精彩,我的心却很静,我很享受这种用心沉下来的感觉。”

  我们要活好我们自己的每一天,做最好的自己很多人说,几十年过去了,潘虹的气质一点都没变,她的气质还是那样的独特,还是那样的优雅;也有人说,她变了,从原来的温良贤淑,变成了现在的“凶恶无比”。因为退居二线的潘虹,饰演的角色大多是“恶婆婆”之类的角色。

  潘虹曾自嘲她对自己要求过于苛刻,她说,“活着,就要活好它。做每天最好的自己,孝顺父母,好好活着。”也许正是这样的感悟,潘虹才会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认真的去做好一切。

  “我一直觉得人的一生其实就是在考虑两大问题----爱与恨、生与死,其他的问题都依附在这两大主题上。尤其是生和死,那由不得我们。我们只能主宰生和死之间男短短的一段时光。活着,就要活好它。”--《潘虹独语》

  也正是这些看似固执而坚守令她取得了斐然的成绩,让她成为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第一位华人艺人,让她成为大世界基尼斯纪录:获金鸡奖最佳女主角次数最多的人。

  仓央嘉措说: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我独坐须弥山巅,将万里浮云,一眼看穿。

  潘虹说:“我们要活好我们自己的每一天,做最好的自己。”或许这就是生命应该有的常态。

  而今潘虹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潘虹永远是那个最独一无二的她,没有美人迟暮的不甘,只有岁月静好的感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aomenxinpu_pingtaiyouxiapp/2020/0203/1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