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澳门赌场网站:获北欧国际电影节导演奖提

  原标题:获北欧国际电影节导演奖提名丨这些镜头里的哈尔滨 “承包”太多记忆

  这是一部哈尔滨人用诗意的画面和感人故事讲述哈尔滨的记录片,30 多位不同时代的哈尔滨人,在四季的变化中寻找着城市的痕迹。

  这是一部全片没有解说词和旁白,用平民视角追忆城市逝去芳华的电影,影片英文名字叫《纯真年代》,中文名字叫《晚霞中的红蜻蜓》。

  这部纪录片,穿越回了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让人 仿佛经历了一场悠长而又恍惚的梦境 ……

  这部纪录片的导演——苗萌,1982 年出生,从小在哈尔滨长大,父母都是风华厂的科技工作者。童年时家住在儿童公园附近,小时候在森林校、风华校读书。从三中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数字媒体艺术系,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

  每次回到这个城市,苗萌都能忆起少年时代很多有趣的事,同时也让他对故乡这个城市充满好奇。端午节小孩撞鸡蛋、画彩蛋、滑冰,那个分秋菜、弹吉他、电唱机、喇叭裤的年代;滑冰、冬泳、冰灯、糊窗户缝、窗户里放锯末子、江边演奏黑管和手风琴的爱乐者 ……

  一次出差回哈尔滨,苗萌萌生了想拍摄一部关于哈尔滨记忆的纪录片,让这里的故事被后人记住的想法。他拍摄哈尔滨的历史建筑、民俗和文化现象,自费赴悉尼采访,影片中出现不同时代的哈尔滨人,包括作家、俄侨后裔、音乐家和城市的参与者、见证者,他希望通过这部纪录片,展现这座城市的故事和不同时代的底色。

  哈尔滨,因为一条铁路的修建逐渐形成的国际大都市,至今已有百年多历史。曾经华洋杂处,不同时代的痕迹留在了很多人的回忆里。哈尔滨人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回忆过去的气息、生活的细节、童年的乐趣、历史的更迭,在他们的回忆中,展现这座城市的昨天。

  跟随他们的回忆,通过影像的展现,苗萌的耳边、心中和眼前依然响彻着这座城市的史诗,感受着这座城市逝去的往昔。

  他说: 我热爱这座城市,不只是为这里的某一道生动风景、某一段青春往事、某一座熟悉的老宅,为的是这座城市回忆中的林林总总,我真的是爱她!

  苗萌说出了这样一组数字:自 2017 年起,他的团队历时 700 多天的拍摄,片子涉及 3 个季节,中间回哈尔滨拍摄 7 次,并自费去澳大利亚悉尼拍摄哈尔滨俄侨,素材一共 100 多个小时,他一个人剪了 4 个多月,完成片是 85 分钟,一共访谈了 50 多人,片中收入了 30 多人。

  梁晓声、李述笑、胡弘、戈雅、王焕堤 、杨世昌、宋辉、柳芭(娜塔莎)等形形色色的老哈尔滨人,那个年代人们同样在内心有着渴望抵达快乐和幸福彼岸的呼声。当时盛行的手抄本,也许就是文学创作者早期作品诞生的催生剂;还有小女孩攒的各种式样的糖纸,也许就是未来审美观的萌动与雏形。片中展示了 1908 年就在此演奏的哈尔滨交响乐团,还有哈尔滨冰雪文化的诞生。

  前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面有句台词 瓦尔特总和苏里在一起 ,让小提琴家薛苏里笑谈到他名字的由来。

  纪录片的片头就是苗萌的母校三中的滑冰场。影片海报没有用哈尔滨的地标建筑,苗萌选择了戈雅老师办公的红专街 25 号的老房子,很有地气感和诗意味道。

  片尾部分,表现了 中国第一、世界第二 的哈尔滨儿童铁路,当年的 儿铁 员工, 儿铁 第一代小火车司机栾昌义 ……

  谈到为什么片名叫《晚霞中的红蜻蜓》,苗萌说:第一次听这支歌是在电影《悲情城市》里,后来久久不能忘怀,跟广州一家公司买了歌曲的版权和合唱版,还请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进行了钢琴演奏,作为纪录片片尾曲。

  在这首脍炙人口的儿歌声中,影院的灯亮了。这部 85 分钟,历时两年多拍摄的纪录片《晚霞中的红蜻蜓》在哈尔滨中影国际影城卓展店首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118/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