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中国元素非常活跃的,他们的作品表现出的生活也是中国现实的常态。贾樟柯参加竞赛单元,侯孝贤接任“电影基金奖”和短片单元评委会主席。王家卫将《东邪西毒》重新制作。刘奋斗的《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和台湾地区导演钟孟宏的《停车》,同时角逐“一种关注”单元的最佳影片奖。女诗人尹丽川执导的《牛郎织女》将在“导演双周”单元展映,这也使她成为入选戛纳的首位华人女导演。

  去年的戛纳,美国独立电影声势强大,压倒了欧洲豪强。今年形势翻转,文德斯、达内兄弟卷土重来,意大利重归怀抱。因此,即便有詹姆斯·格雷的再次加入,美国人恐怕难有表现。欧洲以其深沉的文化传统、电影新浪潮的发源及其余波,再加上对于、争端地区、文化差异等等议题的关怀,总是能够报纸一定质量的电影,虽然近年来欧洲夺得大奖的多与政治有关,但毕竟不能抹杀欧洲电影的文艺本质。

  好莱坞是个巨大的存在,并不会因为竞赛单元的电影数量减少就失去他的影响,在主竞赛单元,今年只有三部电影参赛。但是伍迪·艾伦、昆汀·塔伦蒂诺、斯皮尔伯格、西恩·潘等人忙碌的身影还是不证自明的阐释着好莱坞的霸权。拉丁语系的电影如今是潮流所向,东南亚电影今年也异军突起,亚非拉电影不是花边,能够为电影节带来不一样的讯息和元素,释放出新奇的魅力。

  《失明症》是著名的巴西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的最新力作,作为南美导演圈的绝对代表性人物,梅里尔斯2002年以一部激情澎湃的《上帝之城》而技惊四座。

  《二十四城记》是今年戛纳惟一一部入围竞赛单元的华语片,电影首度采用模糊纪录片和剧情片界限的实验手法,不仅是贾樟柯的全新尝试,也将带给世界观众和评委会耳目一新之感。

  去年西恩·潘独立执导的《荒野生存》在好莱坞影坛引起震动,将自己的导演事业推向了高峰。作为通吃编、导、演及制片的全能影人,对于竞赛片的审视,他既能从演员的角度评判,又能从电影拍摄技法上评判,应当说具备了综合的评审条件。而其对电影辛辣风格的迷恋、对大胆题材电影的偏好,将有可能为本届金棕榈送上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当然,唯一不用的怀疑的是本届影帝影后的含金量。

  娜塔丽13岁时主演的《这个杀手不太冷》至今让人津津乐道,这个笑容甜美,演技悟性超强的丫头,在好莱坞十几年来始终保持旺盛状态。打算多面发展的波曼,即将推出她的导演处女作《纽约,我爱你》,主演则是好友斯嘉丽·约翰逊。由于波曼的实力足够摆平台前幕后,因此成为戛纳评审团中的一员完全没有争议,更重要的是,评委阵容在开幕红地毯上亮相时,周围的闪光灯会更加狂暴。

  来自墨西哥的导演阿方索·卡隆,在评审团中的任务是为崛起的南美军团说话。当《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大获成功时,卡隆也成了好莱坞炙手可热的外籍导演,更与阿加多·冈萨雷斯、吉尔莫·德·托罗,并称为好莱坞的“墨西哥三杰”。卡隆的电影真实细腻,故事奇特,情爱镜头也十分大胆,因此从其个人偏好上判断,他将对一些风格化的影片产生兴趣。

  在泰国非主流影圈打拼多年的阿彼察邦,是戛纳电影节的常客,2004年更获得了评审团特别奖。此次以评委身份入主戛纳,成为了泰国影史上首次获此殊的电影人,将为亚洲电影发出自己的声音。在叙事上,阿彼察邦故意避免影像语言的刻意展示,也不强调表演的重要性,与一般的以讲故事为本的拍摄理念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因此,阿彼察邦在本届评审团中的作用将非常奇怪。

  法国人拉契德·波查拉是近两年才开始窜红的导演,1991年就曾凭《Cheb》获得全景单元最佳影片和青年导演两个奖项,2006年,他执导的《光荣岁月》更将五个男主角同时送上了最佳男演员宝座。从总体风格上来看,波查拉既是一个主题先行的导演,也是一个讲究画面的导演,因此眼光将会十分挑剔。当然,本届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中有三部法国电影参赛,因此波查拉的颜面相当有光。

  在编、导、演三个行当里均有所建树的塞吉·卡斯特里图,是一位性格派演员。2004 年,卡斯特里图自导自演的《激情别动》在斩获意大利电影奖 10 项大奖提名后,最终得到了最佳男主角奖。如今,事业重心从欧洲逐渐转向好莱坞的卡斯特里图,也开始期望在商业片领域混个脸熟。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上,他将和拉契德·波查拉一道,为欧洲电影的崛起助威。

  脸蛋并不漂亮的亚历山德拉·玛丽亚·拉那,拥有罗马尼亚人特有的沉静气质,而进入德国影坛之后,也正是这种并不张扬的美感,迎来了诸多表演机会。近两年,拉那也开始把事业注意力放在了好莱坞,在出演了口碑优异的《控制》后,又与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合作了《没有青春的青春》,作为欧洲军团三位评委中的一员,拉那的任务多半是参观学习,并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以舞台表演起家的让娜·巴里巴是法国影坛著名的个性女演员,也许她不是当今法国影坛最声名煊赫的女星之一,但其艺术方面的超凡天赋却被公认。巴里巴曾在2000年和2001年连续两年担任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委,在电影评审方面可谓经验丰富,对于一贯以暧昧异色扬名的戛纳电影节来说,选择巴里巴这样一名多才多艺的异类女星来担任评委一员,也是对自身审美倾向的一种保证。

  出生伊朗的玛嘉·莎塔琵将自己的漫画《我在伊朗长大》亲自改编剧本和执导,以动画片形式爆冷夺得去年戛纳评审团大奖。虽然玛嘉·莎塔琵迄今为止只有这一部电影作品,但在其中折射出的惊人创作天份、对人生的思索,以及对艺术非凡的感悟力,足以令人充分领略莎塔琵的艺术造诣,选择这样位兼具艺术实力与个人魅力的伊朗新人来担任评委,也显示了戛纳对于异类风格的推崇与鼓励。

  面对第61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的入围名单,除了中国女导演尹丽川,普通人很难在上面找到其他的眼熟名字。这并不奇怪,导演双周单元的功能与角色已经慢慢转变,不可能再是过去另类、尖锐、先锋、前卫的舞台。今年的导演双周单元开幕影片是《安娜的四个夜晚》,闭幕影片是《被抢劫的快感》,同时出现这样一个关注跨国联合制作影片的趋势,拉美电影受到相当程度的重视。今年还主推欧洲电影,东道主法国备受关照。

  今年获得金马车奖的吉姆·贾木许曾凭《天堂异客》参加当年的导演双周单元,并获得最佳处女作导演的金摄像机奖。三度入围的贾木许凭《破碎之花》获得06年戛纳的评委会大奖。

  《最后一批游击队》是法国导演拉赫·阿米尔-扎米奇的第三部长片,2006年的《归乡》也曾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并获得鼓励性质的青年导演奖。

  尹丽川的处女作《公园》入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展示了她从先锋诗人的身份转变,第二部长片《牛郎织女》入围了戛纳的导演双周单元,她也成为第一位入围该单元的中国女导演。

  01:47 尚·雷诺上场颁奖 《越线 最佳编剧奖得主为比利时的达内兄弟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隐私政策网络营销网站地图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203/1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