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邱泽:不是“噔”一下突然之间我就会

  在网剧《唐人街探案》中,邱泽饰演外表沉静、具备超强嗅觉的侦探林默。导演戴墨记得,第一次见面时,邱泽正好在旁边一个棚拍杂志照片,“他过来打招呼的时候还是白白净净的,留着长发,还是精致的偶像气质”。到第二天定妆的时候,偶像形象就从外部被完全破除了,为了找到这个人物的感觉,导演首先要求他把头发剪短,之后让他回去晒黑。晒黑之后,邱泽每天拍摄也基本不怎么化妆,到现场时每天穿着泰国当地人穿的那种粗布衣服和趿拉板儿。

  邱泽扮演的角色叫林默,是侦探唐仁的徒弟,在剧中他被戏称为林黑犬,导演想要邱泽找到的感觉是,“像一条背离城市霓虹,游走在湿漉漉的街上的流浪狗”。

  在为网剧《唐探》挑选演员时,因为导演柯汶利之前看过电影《谁先爱上他的》,很喜欢邱泽在里面的表演,就向监制陈思诚推荐了邱泽。在那部为他带来美誉的影片中,邱泽饰演被卷入保险纷争的同性情人高裕杰,凭借在该片中的出色表现,他入围了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并获得第20届台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原本,导演徐誉庭对邱泽的印象停留在演惯偶像剧的高富帅,没想到见面当天看到的邱泽是另一副样子,“穿一件发亮的缎面夹克,上面是电绣的龙凤,脚上是双夹脚拖鞋,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这让她相信,邱泽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对于邱泽来说,出挑的外形是幸运也是桎梏。在《谁先爱上他的》之前,没有太多人承认邱泽的演技,虽然他已经出道18年,也在演员之路上付出了很多努力——在凭借《谁先爱上他的》获得认可之前,2016年,邱泽就凭借《必娶女人》和《滚石爱情故事—最后一次温柔》分别入围第51届金钟奖的戏剧节目男主角奖和迷你剧集/电视电影男主角奖两项大奖。

  邱泽不是科班出身,2001年还在体育学院就读期间,邱泽被星探发掘出道,随后与何润东、陈怡蓉合作出演了个人首部电视剧作品《雪地里的星星》,在剧中饰演了青春叛逆的阿泽。但那时邱泽对音乐更感兴趣。2002年,他发行了同名专辑《邱泽》,正式进军歌坛,一年后推出极具个人色彩的第二张专辑《不懂》,《先生我听不懂》、《字给文字工作者》与《局外者》等歌曲与首张专辑音乐风格截然不同。因为个人的想法与公司的规划之间产生碰撞,在第三张音乐专辑发行之后,邱泽宣布退出主流唱片市场,直到2008年复出,他开始了以演员为主的演艺生涯,先后主演了《无敌珊宝贝》、《佳期如梦》、《福气又安康》、《夏家三千金》、《爱情睡醒了》等多部偶像剧。

  但偶像剧不是他的终点,邱泽觉得做演员就像做科学家,可以制造很多不同的化学反应,他一直想拍电影,阿尔·帕西诺、爱德华·诺顿、瑞恩·哥斯林都是他欣赏的演员。

  从偶像派跨越到演技派,什么是邱泽的秘诀?邱泽告诉界面文娱,自己不是“噔”一下,突然之间就会演戏了。“你慢慢从错误的表演中取得一点养份,看了一部电影你也会获取一点养分,可能只有一点点,但也是慢慢累积到现在的。”

  邱泽:我觉得他很特别,是我遇过最特别的角色,在表演时需要有很多的想象力,因为他的特殊能力是嗅觉,他的鼻子很灵敏,很多味道、很多东西都很抽象,还有很多状况是现实生活不可能会有的,比如他有多重身份,他是清道夫,也是侦探,还是化学老师,这在现实剧里面是不可能出现的。

  邱泽:第一步是外型,定妆的时候就把头发给剃了,接着要去晒黑,因为故事发生在曼谷,所以外形上必须要接那个地方的地气。再就是他的野性,他对于美食、对于真相都有一种野性,很像动物的那种直觉,所以我们叫他黑犬。我就把自己饿了一段时间,这样真的从生理上就会产生那种野性,所以当你们看到林默吃牛肉河粉或者是吃炸酱面吃起来很香,那是因为我真的很饿。

  邱泽:10碗以上,后来没数。你们看到的那个画面里林默吃了5碗,加上特写、全景和一些轨道运动,随便算一算都超过10碗。

  邱泽:我觉得是被牙套妹追杀的那场戏,拍了两天。林默在花店里面遇到牙套妹,牙套妹说要送他一朵花,林默问什么花,她说脑袋开花,然后就在他肩膀划了一刀,从那一刀开始,到林默离开花店为止,那一段一共拍了两天。

  界面文娱:你在拍这个戏的过程中有觉得导演和监制在哪个地方会对你有所启发吗?

  邱泽:导演跟监制的要求就是节奏要再快一点。因为我们在跟角色相处的时候,他的行为,他的选择一定会有一些心理过程,可是有时候会快到一个非现实状态,你已经觉得这样处理的路径是快的,但有时候他们就会在要求你再快一点,包括台词、动作什么的,尤其是台词。

  邱泽:没有,这是第一次。因为节奏很快,如果台词再说不清楚的话,可能就真听不清林默想要表达什么了,所以就要花一点时间练习,等我把台词记熟之后,就可以清楚地表达林默想要说的事情。

  界面文娱:看到你说早年间其实部分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进入了娱乐圈,那现在对你来说做演员是一份工作,还是你也能够从中去找到一些乐趣?

  邱泽:我觉得现在蛮能够享受这个工作,尤其是当你在深刻挖掘一个角色的内心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有很多的可能性,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人同一个行为,这件事情很有趣,有时候就很像做实验,会有不同的化学反应出现,做演员有时候就像做科学家。

  邱泽:我忘记了,但我每次都会用不一样的方法,像演林默时我就会让自己饿一段时间,都要自己想应该怎么样可以让自己更贴近那个状态。

  界面文娱:你之前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演偶像剧,那时候会觉得这样的工作是一种重复吗?

  邱泽:我很喜欢他在《美国X档案》里面的表达,他演一个3K党成员,然后我也很喜欢他在《鸟人》里面的表演。怎么说呢,我觉得他的气质是很幽默的,但是又有一点邪气,我喜欢那个部分。《搏击俱乐部》我也很喜欢。

  邱泽:对,但他还是很幽默的,有一点点在开生活玩笑的感觉,我很喜欢他那个部分。

  界面文娱:看你之前说过,拍戏的时候会经常对着镜子练习第二天要说的台词,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邱泽:我也忘了到底具体什么时候,但你心里面觉得越重要的戏,你就越想要提早练习,不想带给大家麻烦,到现场失误还是会很不好意思。

  邱泽:自己看自己不准,我自己觉得都很正常的事情,可能别人看着会觉得奇怪,自己看自己可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剖析。

  界面文娱:其实你在演《谁先爱上他的》之前也是一直默默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没有受到那么多认可,你会觉得比较沮丧吗?

  邱泽:没有特别沮丧的感觉,因为努力都是应该的,做好该做的事,是有这个念头。

  界面文娱:很多演员都会觉得做演员就比较被动,永远都是处在一个被选择的状态,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触?

  邱泽:没有好的戏,那就去度假,去体验生活,总是有很多可以让表演变得更好的方法。

  邱泽:我觉得它是累积的,不是“噔”一下,突然之间你就会演戏了,好像不是那样,你慢慢从错误的表演中取得一点养份,看了一部电影你也会获取一点养分,可能只有一点点,但也是慢慢累积到现在的,不是突然任督二脉就被打通了,我不太相信那样子。

  邱泽:写实类喜欢看,像昆汀的影片我也很喜欢看,周星驰的喜剧我也很喜欢,实际上蛮广泛的。

  邱泽:每一部电影其实或多或少都会吸收到一点。我喜欢的片子我都会重复看,有一段时间我很喜欢重复看《一代宗师》,很喜欢里面的一些台词跟电影的意境,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看李安的《少年派》,然后有一段时间很喜欢《一代茶圣千利休》,那是某一年的奥斯卡外语片。前一段时间在看《爱尔兰人》,阿尔·帕西诺和罗伯特·德尼罗演的,三个多小时,这个片子已经看了两遍。

  邱泽:也没有这么局限,你第一次看的时候总是会跟着剧情的波动走,第二次你就会留意到其他的细节和一些剧情上的安排,也包括每个人的表演细节,所以这也算是你的一种学习的方式。学习之外,我自己也很喜欢电影。

  界面文娱:现在回想的话,你觉得她给过你的建议之中最让你受益的一条是什么?

  邱泽:活在当下,活在那个角色的当下。听起来很简短,但是也很难,太深入了。

  界面文娱:能稍微解释一下吗?比如说你演完这部戏,你就会很快的走出这部剧,走出这个角色是吗?

  邱泽:你要跟这个角色在一起,当你在表演的时候,你要全然为了他活在现在,不要去管镜头,不要管灯光,不要管其他技术上的问题,你就是他,你活在这个角色的现在。

  邱泽:好技术性的问题。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的,我是念体育学院的,排球打了18年,突然有一天被抓去演戏。方法和体验应该都有吧,我其实自己也搞不太懂,顺势而为吧,当下应该做什么就做,这样算方法吗?还是算体验?

  邱泽:有一点,有这个过程,我会去找到启动自己情绪的开关。像你要我演饿的状态,我就会真的把自己弄到很饿,那个野性就会爆发出来。

  邱泽:其实从某个程度上说是徐誉庭导演调整的,她知道我是一个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