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南天》鹿特丹电影节首映 导演高鸣亮相映后

  荷兰当地时间1月28日晚,第四十九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光明未来”单元入围影片《回南天》举行了世界首映。这部由中国导演高鸣执导的首部剧情长片获得了现场的一致赞誉,他们用热烈的掌声对影片表达了他们对这部影片的喜爱。

  《回南天》由高鸣、刘兵共同编剧,万玛才旦、耿军担任监制,黄旭峰、王磊担任制片人。当晚,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百代影城IMAX2厅(Pathé2)座无虚席,不少国际影坛专业人士亦特地前来观影,并对这部影片给予高度关注。导演高鸣、主演黄宇聪、制片人王磊、联合监制梁颖等影片的部分主创出席了映后交流。

  《回南天》讲述在春夏之交的南方,两男两女的日常,以及他们貌合神离又暗生情愫的故事。生活在城中村的杜鹃(陈宣宇饰)与小东(黄宇聪饰)是一对情侣,杜鹃在花店打工,梦想开一家花店。小东做着守湖保安,期待有一天能够重建游乐城小舞台,登台演出美猴王的故事。杜鹃在去客户龙老师(梁龙饰)家插花的过程中逐渐被神秘气息的龙老师吸引,小东在守湖的时候偶遇来放生的女孩园园(林子熙饰)。四个人的关系渐渐错位,暧昧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在他们的彼此映照中,回南天悄然而至。

  在电影首映之前,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曾引言评价《回南天》为中国南方新浪潮的又一代表作。在鹿特丹看来,这部影片所传达的南方独有的迷醉、潮湿的气息使人沉浸难以自拔。

  世界首映当天,鹿特丹的天气寒冷,风大,云层很低,低气压的情况给电影《回南天》的世界首映营造了特别的气氛,十分契合电影《回南天》声画秘织的潮湿粘稠的效果,而电影中隐隐的雷雨声也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包裹感。

  一位来自法国巴黎的制片人看完后和导演表示:“特别喜欢你的电影,你的电影让我想起了尤奈斯库的戏剧《犀牛》,电影看起来是从现实提取素材,但总在不经意处给我荒诞感。”高鸣导演在世界首映之后和观众交流时,分享了自己创作的缘起是来自当时的人生困境,当观众问到导演是否找到人生答案时,导演回答说自己并未找到,因此才有了动力去创作《回南天》。也有观众问到主演黄宇聪,在参演这部电影时,是进入小东这个角色难,还是演完电影从小东这个角色走出难,黄宇聪先回顾了自己为这部电影体验生活的细节,最后他说:“走出角色也许更难。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在看的时候,我仿佛又和小东合体了。”

  高鸣导演曾拍摄纪录片《排骨》,入围国内外多个电影节,《排骨》也是很多专业人士和资深影迷眼中的佳作。高鸣在电影创作之外,是颇为著名的设计师,《回南天》是高鸣导演首次在剧情片领域的探索。在拍摄完《排骨》后,由于受工作和生活所困,他无法抽身出来进行电影创作,时常感到焦虑。直到开始《回南天》的剧本写作,高鸣将他在都市生活中亲身感到的失落与挫折、困顿与希望注入电影。高鸣、编剧之一刘兵与制片人王磊的共同努力,剧本历时近三年完成。

  影片拍摄取景地在中国南部城市深圳,深圳也是导演高鸣多年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深圳以高速的城市化发展而著称,在影片《回南天》中高鸣也以一条关于现代都市青年情感的索引线穿插起人物的内心与空间的气氛,来进行架构叙事。在两位男女主角不自知的渐行渐远之中,生活的困顿与希望的出口似乎暧昧难明。这也是高鸣导演想借电影表达的初衷之一。

  摄影指导大塚龙治为影片南方的独特气韵塑造增益良多,高鸣从开始写剧本就想请大塚龙治做影片的摄影指导。大塚龙治既是一位摄影师,也是一位导演。曾拍摄《鸡蛋与石头》等电影,擒获过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金虎奖。

  在高鸣看来,很多人对南方电影的理解是潮湿粘稠的感觉,但那仅仅只是南方电影给人最表象的印象。南方电影另一种隐秘的感受是灵动和神秘。在《回南天》的拍摄中,杜鹃与小东家中的拍摄采用的是手持的方式,高鸣把这两个人的家里的意象设定为湖底,似乎生活在里面的两个人像两条鱼,用手持的方式能增加影像的流动感,流动的镜头又像包围着他们的水,也带出生活磕磕碰碰的触感。手持也让影像一下变得灵动起来。外景和其他两个演员的住地,全部采用稳定拍摄的方式,用稳定的画面静观里面人物的变化,让人与人,人与物的疏离感变得更加明显。同时,静溢的画面会让南方的那种多义性和神秘感更加强烈。

  拍摄的时候也正值深圳最热最潮湿的季节,由于影片属于独立和小成本的制作,为更好的贴合环境和人物,高鸣直到开拍前一天还在改剧本。影片拍摄的过程中经历不少困难。在有一次外景拍摄中,剧组的道具电摩托车,被交警没收了,好在当时已经是拍摄末期。没了关键道具,高鸣只好对剧本进行改动。室内戏的拍摄,尽管当时天气炎热,但开了空调的噪音会影响录音,剧组每一个人都在汗流浃背的情况下坚持着拍摄完成。

  “回南天”是南方的一种独有的天气现象,春夏之交,冷气流和暧气流的交织,空气中会凝结大量的水气,万物流泪,是一年中最难受的几天。这种气候特征和人在低潮中的情绪很像的。高鸣对这种气候和情绪的关联有切肤的感受,通过借用这样的一种与低潮情绪吻合的天气现象来讲述两男两女的情感交织的故事。

  男主演之一黄宇聪饰演的小东在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中与陈宣宇饰演的杜鹃渐行渐远。高鸣第一眼看到黄宇聪的照片就认定这个男孩应该饰演小东,在试戏之前,黄宇聪还给高鸣拍了一段黑白的在家的日常影像,高鸣发现黄宇聪无聊中并不单一,还有自己的想法。面试时,高鸣看到黄宇聪安静时候给人的感觉和剧中“小东”这个角色是吻合的。黄宇聪特别喜欢电影,同时他还是一位歌手和摄影师,黄宇聪这种对艺术的细腻感受在饰演小东角色时给予了他不少帮助。

  女主演之一陈宣宇饰演的杜鹃是这个故事中人物关系的枢纽,杜鹃链接了两个男主角小东和龙老师,需要微妙的呈现出角色心态的转换过程。对于新人演员陈宣宇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难度且有挑战的角色。陈宣宇大学的专业是心理学,因为参加校庆演出的话剧表演,陈宣宇认识到自己对表演的喜爱。毕业之后背着包就到了北京。高鸣看到了陈宣宇的灵气,在影片中,陈宣宇演绎出了高鸣所需要的“癖”。

  二手玫瑰乐队主唱梁龙在《回南天》中饰演龙老师,展现了一种不同以往的神秘的气质。高鸣在一次拍摄中偶然认识梁龙,并发出邀请。梁龙看完剧本之后,觉得自己能把握住龙老师这个角色,答应出演。梁龙在没进剧组前,不但熟读了剧本,并十分用心体会龙老师这个角色。电影成片后,高鸣感觉梁龙就是他想象中的那个神秘的龙老师。

  林子熙饰演的园园则带有一种游魂的气息,飘忽如同影子,使人无法看到全貌。但同时园园又承载着对其他人物完整的功效。园园受过伤害,一开始给人一种心如死灰的状态,在和小东的交往过程中,渐渐复燃。在本片中,园园是个模糊多义的人物形象。高鸣第一次见林子熙时,说完园园这个角色之后,林子熙两眼看着高鸣,一句话不说,像被人抽走了魂,她的眼泪像豆子般滚落,流了很久,那种倍受伤害又无处诉说的感受油然而生,高鸣那一刻觉得园园这个角色非林子熙莫属。在片中,林子熙用自己曾入围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新人演员的表演实力给园园画了一条完美的角色曲线。

  《回南天》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现实主义的电影,高鸣在其中既融入了生活困顿的低潮情绪,也表达了都市男女情感暧昧的幽微情愫,更探索了南方电影美学的新的呈现。在当下华语电影的创作中,属于城市又立足于生活的电影屈指可数,在《回南天》之中我们或许能看到都市语境中华语电影叙事模式的新发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204/1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