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第6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将于2012年2月9日至19日在德国柏林举行。共有25部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包括18部参赛片、5部参展不参赛影片和两部特别展映影片。

  当地时间2月18日晚,第62届柏林电影节圆满落下帷幕。意大利影片《凯撒必须死》斩获金熊大奖,匈牙利影片《只是风》获得评委会大奖。米科尔·弗尔斯加德凭借《皇室风流史》荣获最佳男演员奖,黑人女演员瑞秋·玛瓦赞凭借《战地巫师》登顶柏林影后桂冠,中国唯一参与金熊角逐的电影《白鹿原》获得最佳摄影奖。

  柏林国际电影节(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原名西柏林国际电影节,欧洲第一流的国际电影节之一。 20世纪50年代初由阿尔弗莱德·鲍尔发起筹划,得到了当时的联邦德国政府和电影界的支持和帮助,1951年6月底至7月初在西柏林举行第一届。每年一次,原在6~7月间举行,后为与戛纳国际电影节竞争,提前至 2~3 月间举行,为期两周。其目的在于加强世界各国电影工作者的交流,促进电影艺术水平的提高。

  欢把威尼斯看成华语电影的福地,却偏偏忽视了二月的柏林。早在80年代初期,《三个和尚》就曾代表内地征战柏林电影节且获得奖项,《红高粱》勇夺金熊更是将第五代导演的崛起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华语电影同样成为一大热点:主竞赛、短片单元、全景单元、“饮食与环境”展映单元……几乎个个环节都能看到华语电影的身影。再加上前往柏林参加电影海外推广的华语公司,对华语电影人来说,柏林电影节也成为华语电影展示自己的最好舞台之一。

  除了王全安《白鹿原》入围主竞赛单元争夺金熊之外,去年12月开始就打得不可开交的两部华语大片《龙门飞甲》与《金陵十三钗》也双双入围主竞赛单元,继续着两部影片的恩怨纠葛,不过这两部电影都是只参展不参赛,如何宣传推广、促进海外发行才是两片的首要任务。随着两部影片的柏林之行,届时张艺谋、徐克、桂纶镁(微博)以及人气新人倪妮(微博)等华语明星都有亮相柏林的可能。伊能静(微博)作为柏林电影节“Shooting Stars”单元的中国推广大使,也将出现在柏林电影节的红地毯上。

  钮承泽(微博)新作《LOVE》入围全景单元,由于影片即将于2月14日内地上映,参

  加柏林电影节也成为最好的宣传方法。同样入围全景单元的还有华语导演杨凡,他将带来新作《妖街皇后 Redux》,不知道这部电影和1995年版的《妖街皇后》会有多少不同。台湾的全明星电影《10+10》同样会亮相柏林全景单元,本片邀请了侯孝贤王童陈国富戴立忍(微博)、张艾嘉等台湾老中青数代导演共同合作拍摄短片合集,对于喜欢台湾电影的观众来说,这也是此次柏林电影节的一大看点。徐立功监制、蓝正龙(微博)、霍思燕(微博)等人出演的《饮食男女2》则入围了“饮食与环境”展映单元,女主角霍思燕还将出席开幕红毯。纪录片《我们的故事》则入选全景纪录片单元,或会成为泰迪熊奖(专为同性恋电影设立的奖项)的有力竞逐者。

  另外还有两部短片将参与短片单元奖项争夺,包括女导演周燕的短片《失落之地》以及孙逊导演的木刻版画动画片《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

  纵览18部主竞赛单元竞赛影片,即使资深影迷能认出的导演也未必会超过一半。除了开幕式影片《再见,我的皇后》的导演伯努瓦·雅克之外,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导演仅有意大利导演、已年过八旬的塔维安尼兄弟可被称为大师。其他皆为刚出道的新人或是正在奋进中的中年导演,从年龄构成上,60后导演已经成为柏林主竞赛单元的中坚,而如本尼德克·菲利格夫、NikolajArcel、Edwin等70后导演的成功晋级,更是为柏林带来了更多的活力与变数。

  在缺少大师名导的同时,柏林电影节对待好莱坞电影也表现出独有的倔强。本届柏林主竞赛单元的参赛影片仅有一部来自美国——比利·鲍伯·松顿执导的新片《曼斯费尔德的汽车》,也仅在这部影片中,你可以看到一堆明星的名字:罗伯特·杜瓦尔凯文·贝肯、约翰·赫特等。其他竞赛影片主要来自欧洲与亚洲,其中德国导演汉斯-克里斯坦·施密特带来他的新片《Home For The Weekend》,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入围柏林主竞赛单元。作为柏林电影节体系下培养出的重要导演,他在之前的三次参赛经历中次次都小有收获,且两次获得费比西影评人奖。同样四次入围柏林的还有德国导演克利斯蒂安·佩措尔德,他也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德国新导演,他带来新作《芭芭拉》。而另一位德国导演马提亚·甘斯勒则献上新片《Gnade》,他2006年的作品《自由意志》就曾入围柏林电影节,且由于大胆的风格和富于争议的情节成为那一届柏林电影节最大的争论热点。

  亚洲方面,除了全安将携新作《白鹿原》再次竞逐主竞赛之外,另外两部亚洲入围作品都来自东南亚。一部是菲律宾导演布里兰特·曼多萨的新作《猎物》,且邀请法国知名性格女演员伊莎贝尔·于佩尔担纲,一个关于外国人在菲律宾遭绑架的故事,以曼多萨以往作品的风格,此次仍将充满暴力与写实批判,或许会成为奖项的有力争夺者。78年出生的印尼导演Edwin带来他的新作《来自动物园的明信片》,从剧情简介上看,这应该是一个充满着温暖与感动的故事。东南亚电影频频亮相世界舞台,无疑对未来世界电影格局的发展带来一些新的启发。

  相比默默无闻的主竞赛单元,本届柏林电影节的评委会成员反而更加引入注目。八位主竞赛单元评委不乏大牌导演和知名影星,先是请来英国极有影响力的导演迈克·李担任评委会主席,再加上法国导演的中坚力量弗朗索瓦·欧容以及上届金熊得主阿斯哈·法哈蒂(《纳德与西敏,一次别离》),而夏洛特·甘斯布杰克·吉伦哈尔两位知名演员入主评审团则更让这届评委会星光无限。或许这已成为柏林的一种策略,当主竞赛变得年轻且无人问津时,则由评委们负责闪耀。

  里普,用以表彰她这些年在电影表演方面所做的贡献,与之相对应的还包括数部由她主演的电影随之参与展映,包括《廊桥遗梦》、《克莱默夫妇》、《苏菲的选择》、《走出非洲》以及她的新作《铁娘子》,这也意味着梅丽尔·斯特里普将亮相柏林,为这略嫌冷清的柏林电影节带来明星保证。同样的保证还包括安吉丽娜·朱莉,她的导演处女作《血与蜜之地》获邀入选展映,就像金球奖提名本片最佳外语片一样,相比影片质量,安吉丽娜·朱莉所能带来的明星号召力无疑是柏林更看重的。

  罗伯特·帕丁森乌玛·瑟曼主演的新作《漂亮朋友》、克里夫·欧文的新片《影舞者》以及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特别响,非常近》都成为主竞赛单元的非竞赛影片,由之而来的众多好莱坞明星恰好是缺少明星的主竞赛单元的重要补充。另外,史蒂文·索德伯格新的一部全明星大片《制胜一击》也将亮相特别展映,由之而来的迈克尔·法斯宾德、安东尼奥班格拉斯等全明星阵容也将成为此次柏林红毯的重要期待。

  德国本土大师方面则有沃纳·赫尔佐格的新片《死囚》以及沃尔克·施隆多夫76年的经典影片《死刑》作为特别展映参与放映。另外,一部关于知名的纪录片《马利》也将成为特别展映影片,本片计划数年,导演都换了几个,如今也终于可以亮相柏林了。另一部特别放映影片《阴阳相成》也非常值得关注,本片由基努·里维斯策划制作,采访了大卫·芬奇马丁·斯科塞斯詹姆斯·卡梅隆、史蒂文·索德伯格、丹尼·鲍尔克里斯托弗·诺兰等多位知名导演,一起探讨对数码以及3D技术的看法,相信对关注此类内容的影迷来说,这将是非常重要的资料。

  为了悼念刚刚去世的希腊电影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柏林电影节还会为他的代表作《哭泣的草原》举行一场特别放映活动。

  也许柏林电影节成不了一个备受瞩目的秀场,但是对德国本土乃至世界青年电影人的扶持上,柏林电影节所做的努力有目共睹。

  比如已成功举办了九届的柏林电影节天才训练营(BerlinaleTalent Campus),这是一个针对全世界青年电影人的培训项目,每年都会选出35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电影制作者参与电影节附属的天才训练营活动,并邀请大量知名导演以及电影工作者为他们提供指导。今年短片单元入围导演周燕就曾是天才训练营的成员之一。本届共收到来自137个国家4000多人的申请,去年11月还在东京举办了相关的东京天才训练营,且邀请贾樟柯(微博)等担任指导。今年是柏林天才训练营的第十届,组织方特意邀请了朱丽叶·比诺什、沃克尔·施隆多夫、努里·比格·锡兰、布里兰特·曼多萨、《金陵十三钗》小说作者严歌苓等众多知名电影人前往担任主讲嘉宾,这也将成为年轻人们非常难得的经验。

  而在对本土电影人的发掘扶植上,则有与之相对应的“德国电影单元”(Perspektive Deutsches Kino),今年共有13部影片入围此单元,其中有很多都是新人导演或处女作导演,他们将共同竞逐“对话视角”奖。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奖项,因为该奖项的评委并不是专业电影人或学者,而是普通的年轻影迷。今年请到的是德国年轻的导演以及演员简·亨瑞克·斯塔伯格担任评委会主席,他将带领七位来自德国、法国等地的年轻影迷共同组成评审委员会。评委的年龄在20-26岁之间,且大多都是学生,由年轻人为年轻人拍摄的电影评奖,也成为柏林电影节扶植青年电影人的一大特色。

  除了对青年电影人的扶持,经典老片的回顾单元也是柏林电影节的重要内容之一。今年的主打项目为“红色梦工厂”回顾单元(The Red Dream Factory. Mezhrabpom-Film and Prometheus 1921 –1936)。

  此次的“红色梦工厂”回顾单元旨在向传奇电影公司Mezhrabpom-Film致敬,该公司由俄国人Moisei Aleinikov和德国人Willi Münzenberg在1922年建立,期间拍摄大量优秀电影,包括)包括伍瑟沃罗德·普多夫金的《圣彼得堡的末日》等片,为了纪念这个传奇的电影公司,电影节将组织放映已修复完成的罕见的默片和有声片40余部。同时,苏联知名导演谢尔盖·爱森斯坦的名作《十月》重新修复版也将亮相柏林,并邀请柏林广播交响乐团现场演奏Edmund Meisel的原创音乐。

  另一大回顾单元则是“巴伯尔斯堡电影公司,生日快乐!”活动(“HAPPY BIRTHDAY, STUDIO BABELSBERG”)。今年正好是德国知名电影公司巴伯尔斯堡成立100周年,为了对这个特殊的年份表示祝贺,柏林电影节将举办系列展映活动。大概遵循每个年代一部代表作的原则,选出10部由巴伯尔斯堡电影公司投资或参与制作的经典影片进行系列放映活动。包括:《最卑贱的人》、《蓝天使》、《吹牛大王历险记》、《刽子手就在我们中间》、《Das Kaninchen bin ich》、《Goya》、《Das Haus am Fluss》、《太阳大道》、《钢琴家》以及《朗读者》。

  电影《白鹿原》经过不断审查和修改之后,终于在1月21日以惊喜电影的身份杀入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此前完成的长达3个多小时的初剪版本,获得了业内人士的一致好评。

  导演王全安是柏林电影节的宠儿。2007年他执导的电影《图雅的婚事》摘取了金熊奖;2010年他导演的《团圆》不仅作为开幕电影放映,而且还斩获了最佳编剧银熊奖,打破了柏林电影节“开幕片不擒熊”的惯例。而此次最后惊喜入围的《白鹿原》,让人对王全安能否再度擒得“金熊”充满期待。

  此番18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中,只有1部美国导演比利·鲍伯·松顿指导的影片《杰恩·曼斯菲尔德的赛车》是美国血统的俄罗斯、美国合拍片,其余的参赛片大多来自欧洲,去好莱坞化的结果非常彻底。

  另一部北美电影是加拿大的《战争女巫》。虽然是一部加拿大电影,但是影片的故事却发生在非洲一个战乱国家,讲述了一个女孩多舛的命运。

  亚洲影片在主竞赛单元中占据了三个席位,分别是印尼的《猎物》、《动物园的明信片》以及中国的《白鹿原》。

  印尼导演曼多萨的《猎物》,邀请法国知名性格女演员伊莎贝尔·于佩尔担纲,讲述了一群劫持了错误的人质后,走入丛林。恶劣的自然环境改变了受害者和匪徒位置。以曼多萨以往作品的风格,此次仍将充满暴力与写实批判,或许会成为奖项的有力争夺者。

  1978年出生的印尼导演艾迪文带来他的新作《来自动物园的明信片》。该片聚焦在一个生长在动物园里的弃婴,讲述他对动物园和动物的乡愁的故事。从剧情简介上看,这应该是一个充满着温暖与感动的故事。

  东南亚电影频频亮相世界舞台,无疑对未来世界电影格局的发展带来一些新的启发。

  剩下的13部电影全是欧洲片,但是这其中并没有大师、名导的作品,大多数导演都只是拍过一两部作品的新人。其实柏林如此提携新人并不是首次,前几年的柏林电影节上,处女作的比例占到了三成。可以说,柏林用自己的选择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版本的电影的未来。而这种选择,对于电影的发展而言是绝对有益的。因为长期在好莱坞大制作影片和前辈导演的“阴影”下,这些年轻导演难有出头之日。如果电影节再不扶持他们,可能长此以往,也不会再有什么一鸣惊人的新人新作出现了,而这种结果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208/1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