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打架”的这届奥斯卡谁会摘得最佳电影?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将于美国时间2月9日(北京时间2月10日)在洛杉矶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颁奖典礼。根据1月13日公布的提名名单,《小丑》以11项提名领跑,《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和《1917》各自以10项提名紧随其后,《寄生虫》《小妇人》《婚姻故事》《乔乔的异想世界》均得6项提名。不少影迷将这一激烈竞逐称为“神仙打架”,也有人将本届奥斯卡誉为近十年来含金量最高的一届。这些影片中谁最有得奖相?背后折射出哪些新的电影行业动向?国内观众还能否在大银幕上看到它们?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就大众关心问题采访了长期关注和研究奥斯卡的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教授葛颖。

  此次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中,有多部影片原定近期上映。《乔乔的异想世界》原定于2月12日上映,《小妇人》2月14日上映,《婚姻故事》2月28日上映,《1917》也宣布引进中国内地,尚待定档。目前,迪士尼已宣布《乔乔的异想世界》撤档,《小妇人》《婚姻故事》预计也难以如期上映。

  这些“奥斯卡片”是如何引进中国的?葛颖介绍,引进片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相对主流的引进方式,叫做分账片,主要针对商业大片,另一种是“批片”。

  “分账片票房共享、风险共担,批片则由引进方买断。这两年,确实有不少公司赌到奥斯卡黑马,比如以批片身份引进的《爱乐之城》就让引进方大赚一笔。”原定2月份上映的几部“奥斯卡片”都有蹭奥斯卡热度的意图,但目前来看,相比谁能押中头彩,更难判断的是国内影院何时能够正常营业。

  “网播只是个案,我相信不会有太多电影跟风。”葛颖分析,这些影片最终仍在院线上映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内容上都没有太大时效性,而且即便奥斯卡颗粒无收,它们也都是质量过关,值得在影院中好好观赏的作品。

  本届提名技术奖项的影片此前已在内地上映,如《复联4》《利刃出鞘》《玩具总动员4》等,提名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国际影片的《痛苦与荣耀》也曾亮相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

  葛颖认为,本届奥斯卡反而会是离我们最近的一届。疫情期间提倡“宅家”,可能导致电影关注人数急剧上升,普通影迷都会想要研究奥斯卡,对本届的熟悉程度可能远远高于往届。而且,近年来奥斯卡颁奖礼都会在网上直播,一般会从北京时间周一上午持续到中午,原本是工作时间,但今年可能相当一部分人会留在家里,观看颁奖礼人数也会大幅上升。

  以11项提名领跑的《小丑》会是最后赢家吗?此前,《小丑》在威尼斯电影节拿到金狮大奖,葛颖认为,这其中有艺术之外的复杂原因。

  威尼斯为何把最高奖颁给“超级英雄电影”《小丑》?要从戛纳电影节拒绝阿方索·卡隆的《罗马》和科恩兄弟的《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开始说起。由于这两部影片背后的发行方都是流媒体巨头Netflix,在戛纳眼里,它们不配称之为电影,更遑论参选资格。但威尼斯电影节不仅接纳了《罗马》,还给它颁发了最佳影片金狮奖。“因为两个电影节存在竞争关系。而且近年来人们都觉得威尼斯电影节过于老态龙钟,它通过接纳新生事物宣誓自己的新姿态。去年把金狮奖颁给《小丑》亦然。”

  《罗马》获得金狮奖后,引来很多传统影人对威尼斯电影节的指责。葛颖认为,戛纳拒绝《罗马》的背后,真正原因是流媒体平台夺了电影院的蛋糕。《罗马》事件之后,也让相关行业变成了两个阵营:到底Netflix公司做的是不是电影?

  此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爱尔兰人》同样由Netflix发行。据外媒报道,为了获得竞逐奥斯卡主要奖项的资格,Netflix让该片于11月1日在洛杉矶和纽约的独立影院上映,11月8日就在美国和英国的网站平台上线,也让该片引发不小争议。“Netflix对传统影院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但另一方面也表明,现在发行方式越来越多元,国际奖项需要调整规则去对待。”他认为,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作为老牌电影节率先表态,接纳新媒体,尽管有人批评其投机、搅局,但从发展眼光来看,威尼斯很可能做出了革命性判断。

  “我们最终无法阻挡网络时代的到来。年轻人虽然是影院观影的主体,但从方便和安全程度上讲,网络优于影院,中国的这次疫情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网络发行未来一定会成为主流,影院观看在电影消费中会被逐步边缘化,它会成为一种仪式,像博物馆一样存在。”葛颖说。

  1月6日,第77届金球奖颁出,很多影迷以此作为预测奥斯卡的风向标。“其实金球奖主办方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只是获奖名单和奥斯卡有一定重合率,真正的风向标是美国电影行业工会奖,因为最后投票的几乎是同一拨人。”葛颖介绍,美国电影行业各个工会都会评出相应奖项,奥斯卡奖评委则由各个工会里的精英人士组成。所以一般来说,除非工会评选结束到奥斯卡奖评选之间出现了变数,比如出现丑闻事件,或者某个制片方加大了宣传力度,结果可能改变,否则只要看了工会奖,就可以猜到奥斯卡奖的大致结果。

  1月19日,第31届美国制片人工会奖(PGA)获奖名单揭晓,《1917》获得最佳剧情片。

  “基本可以确定《1917》会是重要奖项的获得者,影片的质量确实非常棒,最直观的突破是技术上的。” 葛颖说。《1917》讲述了一战时期,两名英国士兵冒险穿越敌境传递重要情报的故事,影片最大的特色是长镜头的运用,给人“一镜到底”的观感。“一镜到底是一种制作观念,导演需要通过这种手法让观众有一种沉浸感。”镜头跟随两位战士一起攀爬、卧倒,让观众感到自己像在跟随他们经历这一切,打造完全沉浸式的感觉。这种观影体验有点像在玩VR游戏。

  当然,《1917》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镜到底,其中包含了很多剪辑点,最长的一个长镜头也只有8分多钟,但如果不是专业人士,很难找到这些剪辑点在哪里。“真正实现一镜到底确实不可能,但要完成目前的状态已经很难了,不仅对摄影提出很高要求,除了跟随各种地形外,还要准确抓住演员的表演,每个点都要在最佳位置。这也要求演员要像舞台剧那样表演,记住几乎全部的台词,以及所有的位置点,对于他们来讲,前期排练的功夫肯定特别大。整个拟音也会很难,这部影片全工种有很高难度。”

  花费如此大精力,舞台剧式的拍法对于电影艺术探索有意义吗?葛颖认为,这种探索很有意义,它开创了电影的可能性。“从技术史上,《鸟人》已经有了这种‘一镜到底’的运用,并且拿了奥斯卡最佳摄影,但你会发现《鸟人》中一镜到底的必要性没有《1917》来的那么强烈。对于《1917》来说,形式就是内容,两者相融在一起。”

  今年,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对奥斯卡规则作出修改,把最佳外语片奖更名为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对此,学院方表示,“foreign(外国的)”这个说法在如今全球电影业中已经过时,“我们相信国际电影长片的说法更能代表这个类目,宣传积极和包容的电影观念、全球性的电影艺术”。

  本届奥斯卡中,韩国电影《寄生虫》获得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国际电影在内的6项提名,尤其是最佳影片提名让不少人颇感意外,也有人质疑,为何非英语片可以竞争常规奖项。葛颖介绍,奥斯卡奖项参赛资格界定分为常规奖项和外语片两部分,最佳国际电影其实沿用了原来最佳外语片的参赛资格界定,只要由国家官方名义选送一部电影即可,而且一个国家或地区只有一个名额。至于《寄生虫》能够参加常规奖项也不稀奇,只要在洛杉矶郡的电影院上映一周就有资格参评,华语电影同样入围过常规奖项。“区别外语片资格的不是语种,而是是否在洛杉矶上映过。”

  最佳外语片评选名称和方式的转变,也见证着奥斯卡奖的自我调整。这些年,各大老牌国际电影节都在面临类似问题——很多年轻人喜欢的电影连提名都没有入围,甚至颁奖典礼也没有年轻观众收看。如何吸引年轻观众,扩大影响力,让许多电影节都感到焦虑。“奥斯卡原本只是美国电影行业的年度表彰大会,它是全球电影评奖中分类最细的奖项,之所以要分这么细,是为了满足所有电影工会的需求。奥斯卡每年都会剪辑当年逝世影人的短片以缅怀,颁发终身成就奖也是奥斯卡开创的模式,这些特点都和奥斯卡起初浓厚的家庭式氛围有关。”

  一开始,奥斯卡并没有外语片的奖项设置,随着国际关注的提升,奥斯卡才渐渐从年会思维开始向国际性转变,包括最佳外语片原本允许非官方选送,之后改为必须由国家官方选送。在评选方式上,外语片的初评原本吸纳了大量民间人士参与,比如洛杉矶社区志愿者等,这些“海选评委”中,可能不少是社区大妈、待业青年等。这两年,奥斯卡外语片评审越来越多地邀请各国的职业影评人,尤其是大学电影教师参与,逐渐走向专业化、国际化。这些年,奥斯卡在美国的关注度也有所下滑,在国际电影奖项上的调整,也体现出奥斯卡吸引年轻人和做成国际性权威奖项的决心。

  “当然,在很多影迷心中奥斯卡本来就是国际权威奖项,即便它原本是行业表彰大会,也可以做得很专业。但要明白,其中侧重点不同。以前的评奖可能更侧重于好莱坞内部人际关系的调整,现在更多把评选关注度放在电影本身的质量上。”葛颖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210/1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