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比奥斯卡更爱女导演

  还记得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红毯上娜塔莉·波特曼用穿着来抗议“奥斯卡歧视女导演”的事吗?刚刚开幕的第70届柏林电影节便试图用事实推翻这个行业潜规则:竞逐金熊奖的主竞赛单元18席作品中,有5席给了6位女导演的作品,虽然数量仍不及男导演作品,但已经给了“重男轻女”的电影圈一拳重击。

  中国台湾导演蔡明亮的《日子》是唯一入选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这部拍了四年都没剧本的电影入选,再一次证明了柏林电影节在选片上区分于奥斯卡和其他两大欧洲电影节的独特标准。而这一点,跟它“关照”女性导演作品的原因是一脉相承的。

  女星娜塔莉·波特曼参加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时,身穿一袭别具匠心的长裙走上红毯:上面绣上了未入围奥斯卡的女导演名字,以抗议奥斯卡历年来的“最佳导演”奖杯几乎都给了男导演。

  但前日开幕的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却将6位女导演的5部作品纳入了主竞赛单元的范畴,其中包括:已经第三次入围金熊奖的英国导演莎莉·波特带来的新片《未曾走过的路》,影片讲述一个濒临崩溃的男人如何被女儿抚慰的故事;美国导演凯莉·雷查德的《第一头牛》,讲述一个西方厨子和一个中国移民合作奶牛生意的故事;美国导演伊丽莎·希特曼的《从不,很少,有时,总是》,讲述两个美国农村少女踏上纽约之旅的故事;法国导演斯蒂芬妮·楚特和韦罗妮克·雷蒙的《我的妹妹》,讲述一个剧作家妹妹和她的双胞胎哥哥的故事;阿根廷导演娜塔莉娅·梅特的《入侵者》,讲述了一个经常在梦中受侵害的少女的故事。

  亚洲作品中,中国台湾导演蔡明亮的《日子》、韩国导演洪尚秀的《逃走的女人》,以及柬埔寨导演潘礼德的纪录片《辐射》入围主竞赛单元——这也是本届主竞赛单元中唯一的纪录片。

  蔡明亮是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常客,但他之前只拿到过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这部新作《日子》没有剧本,只用了很少的资金完成。全片只有两位演员,一位是蔡明亮常用的李康生,另一位则是他在曼谷街头发掘的新人亚侬弘尚希。

  洪尚秀的《逃走的女人》则再次搭档金敏喜,两人多年来分分合合的婚外恋情几乎尽人皆知,而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女人在丈夫出差后,跟她的三个朋友会面的故事。作为韩国人心目中的“作家电影第一人”,洪尚秀在三年前曾凭《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而这部片也助金敏喜捧回了银熊奖最佳女演员奖杯。

  齐溪主演的中国电影《平静》则入选青年论坛单元——开幕当天她走上红毯,作为在场的唯一中国女演员代表,脚上竟穿着一双黑色板鞋!该片由贾樟柯监制,导演宋方。这位女导演的前一部作品《记忆望着我》同样由贾樟柯监制,讲述在外地工作的女儿回南京和父母共度一段时光的故事。

  贾樟柯自己的作品《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则进入了本届柏林电影节的特别展映单元。开幕当天,这部纪录片在电影节进行了全球首映,片方同时公布了一款国际版海报,海浪中如灯塔般放光的钢笔笔尖表达了“过去是照亮今天的灯塔”这一主旨。这款海报的创作者是著名设计师黄海,贾樟柯过去的作品《山河故人》和《江湖儿女》也跟他合作过。

  “现在中国面临疫情,我们在出发的时候都不知道能不能按时来到柏林,但是我们来了。我觉得这个时候电影应该存在。”在电影正式放映之前,贾樟柯对台下观众说。影片主要通过贾平凹、余华、梁鸿三位作家对个人生活及记忆的讲述,反映中国人的真实生活。映后贾樟柯如是解释为何将新片主题定在文学领域:“优秀的作家是优秀的信使。因为文学是最古老、最便捷的表达方法,所以我们总是从文学中最早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片中还出现了中国戏曲,贾樟柯表示,戏曲表演者和作家一样都是“说书人”。影片放映时千人影厅座无虚席,映后也得到了不少影迷的共鸣:“被唤起了亘古至今的土地依恋”;“与其说是纪录片,更像一部聚焦个人创作历史、反哺故土的影像抒情散文”;“影片将一些看似无关的主题,通过乡村与文学这把钥匙串联在一起”。记者 李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228/1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