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冲击戛纳电影节还能办得起来吗?

  每年五月举行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可谓是欧洲、乃至全球影坛的最重要的盛事。去年,光是这里的电影交易市场,就破纪录地来了12527位嘉宾,再看看拿到金棕榈大奖最后又问鼎奥斯卡的《寄生虫》,以及《好莱坞往事》、《痛苦与荣耀》、《火箭人》、《悲惨世界》、《我失去了身体》等作品,几乎每一部都成了2019年的大热影片。

  今年,戛纳电影节将迎来第73届,按计划,将于5月12日揭幕。然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乃至全球的迅速扩散,戛纳电影节还能不能顺利进行,会不会延期,还是干脆取消,都成了业界十分关心的线日公布参赛片

  截至当地时间3月9日20时,法国全境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412例(累计死亡25人),超越德国,成为欧洲确诊人数第二高的国家,仅次于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具体到主办电影节的海边小城戛纳,早已在2月28日便发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2月29日,法国政府宣布5000人以上集会活动一概取消,并规定此项禁令的有效期暂定为五月底。3月4日,原计划3月30日在戛纳举行的MipTV国际电视业大会,就此宣布取消,而它附设的戛纳电视节则将延后至今年10月再办。

  在此背景下,要说戛纳电影节完全没有感到什么压力,那肯定是不现实的。早在5000人禁令颁布的当日,戛纳电影节组委会的电话热线就收到全世界各地无数媒体的访问要求,大家都想知道,这项禁令如要严格执行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办不成了?但电影节官方发言人艾达·贝洛伊德(Aida Belloid)明确告知媒体,这项政府禁令对戛纳不会有直接影响,因为“我们绝不会有超过5000人同时挤在一个封闭空间里的情况发生”。

  确实,戛纳主会场节庆宫(Palais des Festivals)可同时容纳多达10000人,但其中又分了好几个厅,最大的卢米埃尔放映厅(也是有主创出席的重要参展参赛影片的首映厅)拥有2300多个座位,确实符合少于5000人的要求。只是,去过戛纳的人都知道,电影节举行期间,人潮并不仅仅集中在几个放映厅内,从影厅外前胸贴后背的候场队伍,到媒体休息室,再到路边的大小餐厅,到处都是人头攒动。要说疫情扩散的风险,那肯定存在。

  另一方面,戛纳距离意大利与法国的边境线,只有不到一小时的车程,每年趁此机会过来的意大利电影人、影迷和普通观光客都不在少数。如今意大利已经成了欧洲疫情的重灾区,虽然封城令已覆盖所有城市,并规定到4月初才会解封,但究竟执行起来什么情况,还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

  戛纳电影节在其官网发文称,4月16日将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入选影片。

  然而,戛纳显然是不在乎这些。上周五,他们广发媒体新闻稿,宣布原定4月16日在巴黎公布参赛片名单的计划,百分百会照常进行;甚至还高调表示,截至当天,今年戛纳电影节收到的嘉宾和媒体注册申请,还比去年同期提升了9%。电影节的掌门人蒂耶里·福茂先生同样很有信心,他私下里告诉自己熟悉的美国媒体,他本人完全不受疫情影响,此刻正在忙着审片选片:“伟大的独一无二的戛纳电影节,将会在5月如期举行!”

  就在这封邮件发出的两天之后,法国卫生部长奥利维耶·韦兰(Olivier Veran)于周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5000人禁令进一步严控,改为禁止1000人以上的集体活动。这下子,卢米埃尔放映厅的情况可就已经明显地踩过红线了。但是,戛纳官方发言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却依然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们这边,一切照常。”

  戛纳的底气,或许来自于卫生部长宣布千人禁令时留出的一条口子:政府将会拟定一份名单,名单上的群众集会,即便超过1000人,也可照常举行,前提是这些集会,“有益于法国国家利益”。据说,这份名单目前仍在草拟阶段,戛纳能否上榜获得豁免权,未来一周时间应该相当关键。对于上至法国中央政府下至戛纳当地省市一级的各种政府单位来说,肯定都不愿看到戛纳电影节受到影响。时至今日,它早已成为法兰西文化的一张名片,而且每年还能为戛纳地方经济注入高达2亿美元的经济收入。只是,这一切,随着向来十分支持戛纳电影节的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李斯特(Franck Riester)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又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在不少美国媒体看来,其实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取消或推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毕竟,原定3月13日就要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举行的西南偏南电影节,之前也一直紧咬着说肯定不会有变,结果在上周末忽然宣布取消,令不少早已做好准备要来奥斯汀市的专业人士和普通观众,感到无比错愕。但事实上,在此之前一周多的时间内,就先后有华纳、苹果、狮门影业、奈飞等多家公司宣布会退出今年的西南偏南,原本准备的新片放映活动一并全部取消。相信也正是这几家行业巨头的相继退出,最终逼得西南偏南别无他法。毕竟,电影节放的就是电影,电影都不来,电影节肯定也就办不成了。

  假设今年戛纳电影节真的无法如期举行,那摆在主办方面前的无非就是两个办法:一是像之前香港电影节和北京电影节那样,宣布推迟。推迟的话,推迟到什么时候再办,又是一个头疼的难题。一方面是场地的原因,原定3月9日在戛纳举办的国际房地产业盛会MIPIM,现在已宣布推迟到了今年6月的第一周;而到了6月底,又有目前尚一切正常进行的戛纳国际创意节。这两项活动已经敲定了戛纳市内不少宾馆和会场,所以电影节延期到6月肯定是行不通的。之后的7、8两月是法国人的固定假期,再加上戛纳的高温天气,也不适合办电影节。9月的话,就要和威尼斯电影节撞车了,之后又有多伦多国际电影节,2020颁奖季差不多这时候也要启动了,时间上都不适合戛纳再搞一个电影节。

  那么,如果取消,彻底停办2020年第73届戛纳电影节,全球电影工业又会遭遇怎么样的损失呢?

  虽然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参赛片名单计划于4月16日才会公布,但包括法国导演莱奥·卡拉克斯(Leos Carax)的《安妮特》(Annette)、美国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的《法兰西特派》(The French Dispatch)和意大利导演南尼·莫莱蒂(Nanni Moretti)的《三层楼上》(Tre Piani)等作品,都很有希望跻身这份名单。一旦戛纳取消,他们可能都得另作安排,等秋天的威尼斯电影节再做全球首映。

  但是,威尼斯可接受的参赛片,总数也有限制,这里面肯定就会发生“片挤片”的情况。就好比是西南偏南电影节一取消,好些原本已敲定要在那里首映的电影剧组,如《史泰登岛国王》(The King of Staten Island)、《爱情鸟》(The Lovebirds),就一个个叫苦不迭了。类似这种美国独立制作影片,这几年一直走的都是先在3月的西南偏南电影节或是4月中的纽约翠贝卡电影节上全美首映,争取找到买家,然后再去美国各地小型地方电影节和大学校园搞放映活动,争取积累口碑与人气,最后看情况再决定如何在整个北美地区发行的路子。西南偏南这么突然一取消,第一环就被打破了。要说等来年再从头再来,但是来年又会有来年的电影,一部标有2020年的电影,通常说来很难被2021年的电影节所接纳。

  光是一个西南偏南电影节取消,就有如此的连锁效应,如果万一戛纳也取消了,那造成的后果,就更是不敢想象了。美国老资格的电影记者彼得·巴特最近就在他的专栏文章里提到,已有资深业内人士向他透露,如果今年戛纳取消,预计全球独立电影工业很可能会遭受高达70%的经济损失。

  说到电影相关活动因为推迟或取消可能造成的损失,不妨再来看一下最新的詹姆斯·邦德电影《007:无暇赴死》。

  负责该片制作与发行的米高梅电影公司在3月4日忽然宣布,把它4月10日的全球首映时间,一口气给推到了今年11月。据《好莱坞记者》透露,这么做,可能会造成高达5000万美元的经济损失。这里面,主要是因为先期公司已经投入不菲的广告宣传费用,为影片做了一轮宣传,包括2月在“超级碗”上投放的电视广告,还有主题曲的宣传活动等。但到了9、10月的时候,肯定还得重新再宣传一遍,这第二笔宣传费用,就是因为改档造成的损失。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可能还是男主角丹尼尔·克雷格的遭遇。推迟放映的消息传来时候,他正参加《周六夜现场》的彩排。他是这档在美国人气极高的综艺娱乐节目这一期的嘉宾主持,本来想借这个机会为自己最后一次出演邦德好好宣传一下,结果却发生这样的突变,《周六夜现场》不可能临时调整嘉宾主持,克雷格也无暇考虑太多,只能继续赴会……

  当然,米高梅内部肯定经过了复杂的精算,考虑了方方面面的因素,认定4月上映不变的话,损失会更严重。毕竟,该片制作成本与上一部《007:幽灵党》基本持平,高达2.5亿美元,而且007又和《花木兰》这种至今仍保持原定档期不变的迪士尼大片不太一样,从以往那些007电影的全球票房来看,北美只占到约三成,重头戏还是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意大利。随着这两个国家关闭所有影院,假如影片继续正常上映,最后的票房能否保证不赔本还是问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311/1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