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参加电影节?

  • 人和影片,为什么要参加电影节? • 参加戛纳等电影节对他们而言意义何在?

  首先要澄清的是走红毯和颁奖晚会只是电影节的一个板块而已,其实电影节有很多的板块,不可一概而论。

  电影节评奖是最被众人所知的,当然就是去看看能不能得奖啦。得奖哪怕入围都是很好的简历么。哪个电影人没有红毯梦啊。

  现在很多电影节还有创投环节,你可以拿自己的故事去参加创投,如果运气加实力不错,你可以有机会在各种投资人面前展示你的项目。我手里有一个小幻想片就刚刚入围了上海电影节创投,到时候要过去做展示。请土豪们速度联系我。

  另外还有电影市场环节,每个公司可以去摆个展位宣传公司或者项目就像博览会。

  2、影节的意义:对于导演携作品参加为获得知名度、票房;对于演员走红毯、提高曝光度等,确实如此,这是影节的附加值,也是能给参与者最好的回应。

  影节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提供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公正开放,希望能够展示不同电影作品的风采,发现、挖掘有潜力的人、物、事,肯定有目共睹的成果(树立共识典范),研究行业话题等等,以推动整个行业朝着积极向上的方向做小结、再进步。

  3、如果电影人参加影节是抱着交流的目的、被检验被审视被探讨的本意,那就是最刚好。

  那电影人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只是为了几盏镁光灯在奔波,为了知名度在应付,你真的是为了这个行业的成熟在贡献自己的才华与热情。

  4、我所在意大利,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算是最知名、最受国际认可的电影节之一了吧,它作为最古老的影节(第一个影节),它的本意在于(推动)提高业界水平、发掘鼓励业界创新。

  好吧,它确实直接为政治服务过;连戛纳影节都是因为要对抗它的法西斯色彩得以举办;更不要说柏林电影节从创办之初带有最浓厚的政治倾向了。

  所以影节这种方式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形成业界共识。这个共识会辐射影响电影各个环节的参与者、受众。

  5、所以。中国电影处在上升期,意思就是很多地方存在“虚胖”“催熟”的状况,但是需要争取关注。在文化差异的背景下,如何争取更多更适当的国际关注(毕竟电影是个有国际化需求的文化产品)、审视自己、试探国际视野下理解度(我有着没用认同感一词的傲娇)以便在走向成熟的康庄大道上迈开大步,参加影节参加海外展映,是最直接的方式。

  (这也是文化产业进军海外市场的最好方式,这点韩国政府与人民线、从身边举例:

  今年我们在佛罗伦萨办中国影节之前,佛罗伦萨没有中国影节。有韩国、有日本影节,就是没有中国影节。

  我们决定合力办一个影节,第一次主要以展映为单元。来吸引这个城市人群的目光。影节持续三天,展映十多部大陆与香港电影。

  开幕式按照惯例请托斯卡纳大区主席等做发言以示官方友好的关注,举办酒会邀请当地文化界不乏业界知名人士相互沟通交流交朋友,邀请众多媒体参与发布会、见面会,很多老外表现相当大的热情来看了过去一毛不知的某部华语电影口耳相传,华人知悉异常支持因此也来看了过去没有看可能根本没打算看的某部电影转了粉儿…;哪怕这个影响力不能与三大影节并论,但是我们正规注册的专题性影节也有为三大影节推荐材料的好处啊~对于有热情的电影人,为什么不带着作品来呢?

  花絮:影节主席很喜欢张艺谋导演,回来给我说前去戛纳影节看到张大导演时好开心,说下次有机会好想邀请他。

  为什么影节星光熠熠呢,因为影节是个平台,也需要名人效应、话题性,这也是对自身权威性与受关注度的负责任;那么回题:为什么参加影节?

  因为影节这样的平台能给电影人提供一些想要的,影节也需要电影人提供一些想要的。

  当前,全球有数百个电影节,而且每年还会增加。如果你想在电影方面有所作为,可能除了四个电影节有用之外,其它的都是浪费时间的。即便能在最有实力的四个电影节中获得奖项,也不会给电影带了太多的曝光效果。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是当今最重要的电影节,连奖项也不设。参加电影节的最合理的理由是去建立人脉或者进行电影交易。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只有几个是值得参加的:你需要建立人脉的电影制作人不会去那些既不严肃又没名气的二三流电影节。 奥斯卡奖则不同,但它不是电影节。你只有在受邀的情况下才能参加,而不能擅自把电影提交给奥斯卡奖。最终,对电影交易最重要的是:人们想看你的电影吗?即便是奥斯卡奖,也是如此。最最重要的是:人们会因为太想看它而自掏腰包去看它吗?电影体制中的成就与在大学、中学或政府工作中的成就不同,它不建立在奖项和年长智者的推荐上,而是平民主义的。当前,那些雄心勃勃的电影制作人想获得曝光效应并进军电影界,而因特网是他们最明显的机遇。

  几年前,我还不确定将来要做什么。我对电影一直很感兴趣, 也喜欢讲故事,所以我认为我可能会进入电影行业。每一个行业或领域都有各自的体制,而弄清楚相应领域的体制对于事业的成就和幸福至关重要。无休止地把时间浪费在不可能的事情上是无趣的,所以我决定为自己进行一次探索。我参观了两个电影节,并和许多人进行交谈。我分别于2012年底和2013年初参观了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和柏林电影节, 在这两个电影节中,我不但观看了一些电影,而且还去到电影节现场、酒吧和酒店的大堂和那些业内人士聊天,了解他们正在做的事和这个体制的运行之道。

  我的发现之一是,尽管全世界有数百个电影节,每年还会有所增加,而只有少数在这个体制中的几个是重要的,它们是: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柏林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和圣丹斯电影节。目前,每个大中型城市都有电影节,但是绝大多数在这个体制中都是无足轻重的:它们主要为促进当地旅游业而量身定做。这些电影节找到那些富有的信托基金艺术学院的年轻导演,后者想填充他们的简历,并且幼稚地相信大城市中的电影节,可以让他们华而不实的电影得到有意义的曝光效果。

  对于电影体制重要的电影节并非影迷的旅游假日好去处,也不是填充艺术学院导演简历的地方,而是经营电影的业内大事。这意味着它们是交易电影的市场,是真正意义的世界市场——不单单是货物和成品的市场,也是信息和观念的市场。电影生产商、分销商和有钱有权的制作并购买电影的人们都参与到其中。这些人都很忙,不可能每周或每月都参加电影节。所以他们挑选最重要的电影节,最多每年参加几次。电影节在电影系统中的重要性取决于业内人士的共识,而这些共识会发生缓慢的变化。数年前,戛纳电影节在电影体制中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今天它在某种程度上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垂垂老矣的文化遗产,很不幸地与主办国的艺术、经济和文化活力共同没落。

  在我的实地考察过程中,我发现有两本刊物对了解电影行业的发展尤其重要——我指的是了解电影行业的发展,而不是偶像明星的八卦。这两本刊物是《好莱坞报道》和《综艺》。在主要的电影节(如柏林电影节或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期间,《综艺》和《好莱坞报道》甚至刊出了最新的特别报道,包括重要的交易新闻和前一天发生的事。这两个业内刊物还有许多在线的精美阅读,所以我建议想了解更多的读者去网上搜索一下。

  好莱坞的电影制片公司喜欢在多伦多国际电影节首映,因为它是一个非竞争性的环境,在这里,没有金熊奖或者金棕榈奖,更没有“金海狸奖”或“金枫叶奖”。没有电影评审委员会来筛选最佳电影,没有得奖者,也没有落选者。在多伦多电影节最有意义的奖项是“人民选择奖”, 它以大众的选票为根据,而不建基于地方性的评审委员会的伪政治怪想,这为奥斯卡评论建立了良好的环境,而且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把时间安排在深秋,也有利于为评选奥斯卡造势。

  较之于欧洲的电影节,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毗邻美国和好莱坞,这意味着美国人参加后者更便宜也更方便。从纽约或洛杉矶出发到欧洲要跨越万水千山,而到多伦多仅需要一小时的短程航班。多伦多还有更现代化的,更大的酒店房间,而不像戛纳、威尼斯和柏林的酒店:它们的房间会小一些,且可能没有那么现代化。美国人讨厌在欧洲出差,因为他们的酒店房间太小、过贵,且不便利。

  当你走进那些大学和艺术学院,徜徉于众多文化启蒙圈子中,就会认为这些欧洲的“风格导演”在文化上是真的非常重要。然后你去参观柏林电影节,和这些人在昂贵的酒店酒吧中闲逛,聆听他们的目标和渴望。他们渴望人们因为他是一个“艺术家”而赞扬他们吗?他们会听取那些文化修养极高的文化批评家咆哮式的电影批评吗?他们想过被授予评委会大奖,或接受非盈利的伪政府文化组织的津贴吗?有可能会,但他们有更多的目标和渴望。几乎每个人,就连是那些所谓的“风格导演”也真心渴望人们会去看他们的电影,而这种渴望甚于任何渴望。他们每个人都为了产生文化影响力,都想创作一些人们真心想去看的东西。不幸的是,创造人们真心想看的东西是极度困难的。

  拍一部政治上正确、主题上讨批评家和评审委员们喜欢(拍他们的马屁)的电影,也是相对容易的。例如说,拍一部英雄故事片:在一个充满压迫的社会中,质疑并反抗社会性角色。这种电影有着非常清晰的公式,尽人皆知,它们有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改变。人们最终会站在历史的制高点的有利地位上,把它们当做陈词滥调。请记住,这些批评家和电影评审委员观看电影是有偿的,那是他们的工作。这些专业的批评家和评审委员面临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压力,他们不得不利用他们阳光下的机会,去烙下他们的文化印记,并通过分配电影节奖项的荣誉和政府的津贴,竭力地还世界以公道。当然,某些人会认为这是一种腐败。每一个电影评论家和评审委员都能用功利主义的话语来为自己的判断自圆其说。在他们狭隘和有限的世界里,他们认为他们使一切变得更好,并在创造一个更加正义的世界。他们心怀好意,却做了坏事。

  因此,电影节的奖项和评审团大奖通常会变得毫无意义。它们倾向于表达政治和文化的意识形态,正如诺贝尔和平奖一样,要么变得毫无意义,要么在政治上进退维谷。诺贝尔文学奖的洞察力也是很有限的,它像一个大脑退化的老人一样,除了偶有一小段时期有谨慎和深刻的见解之外(例如,最近把奖项颁给爱丽丝·门罗),大多数情况下也同样的怪异和富于政治色彩。 关于电影的艺术和文化价值的真知灼见,应该由公众和历史来决定。公众只有在他们的个人的时间遭受风险情况下,才会清晰洞见电影的价值。 然而,一旦他们看去电影是有报酬的,其判断就会受到大量的干扰。

  奥斯卡奖不是电影节,这是我的很多朋友混淆的地方。它与电影节是两回事,既不首映也不放映任何电影。每一部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电影都已经公映并获得某种程度的商业成功或大众的认可。而在典型的电影节中,获奖者是由一个很小的评审委员会(也许只有十人左右)决定的,这个评审委员会由的指定的行业内部人员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