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年戛纳电影节取消这些电影会何去何从?

  “我们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戛纳电影节是夏季的第一个标志。”戛纳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近日表示,希望疫情能尽快在5月中旬结束,电影节也能在5月12日至5月23日如期举行。但从目前情势判断,这样的想法太过乐观。

  除了戛纳,近期多个原定在三、四、五月举行的电影节已相继宣布延期或取消,包括法国真实电影节、美国西南偏南电影节、翠贝卡电影节、迈阿密电影节等。截至目前,戛纳电影节组委会的官方说法是:至少要到4月15日,即公布参赛片单前夕才会对外宣布是否取消或延期举办。

  最早传言是因为保险金问题。如果取消,法国某保险公司能赔偿200万欧元,但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已拒绝。不过今年电影节的运营预算是3200万欧元,这点保险金对戛纳来说不足挂齿。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也称,即便取消,对电影节本身的财务运营影响并不大,因为电影节有一定的储备金和基金支持。

  作为全球最大的国际电影节之一,这里不止有红毯和星光,每年有上百部来自全世界的新片参与竞赛和展映,特别是对艺术电影来说,在这里能够享受大规模的国际曝光度和讨论度。

  以去年为例,刁亦男执导、胡歌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主竞赛单元,新导演作品《春江水暖》《活着唱着》也在平行单元收获好评。借助戛纳平台,这些华语新片先在海外赚足声量,对回国上映宣传也有好处。

  同时,每年也有上千部电影在戛纳电影市场进行国际销售版权和发行等买卖交易。比如贾樟柯2015年的作品《山河故人》,该片入围当年戛纳主竞赛单元,成本约4000万元,在国内上映前夕就已通过戛纳市场等平台的海外版权销售收回成本。

  现在整个戛纳电影节团队还在制定应急措施,比如限制观众在影厅和其它场所的人数。但法国政府已宣布全法禁止100人以上集会。据统计,去年戛纳电影节每天就吸引约6万名参与者,如果该禁令延续到5月,电影节该如何缩减活动规模以符合标准?那么又有多少人愿意冒险前来参与活动呢?

  如果确定取消,多家国际电影公司和代理机构也已确定在5月初联合打造线上交易市场,包括向买家推介新片,放映片花或样片等。不过,这类补救举措还是会影响市场交易量。

  戛纳国际电影节自1946年举办第1届以来,一共取消过三次:1948年和1950年因财政困难停办,1968年因为受到“五月风暴”的影响,当时特吕弗、戈达尔等法国新浪潮导演联合阻挡影片放映,电影节被迫中断。

  半世纪过去了,如今新片产出数量逐年剧增。若今年取消举办,很多原定在戛纳亮相的影片也很难再与其它新片竞争,挤入之后的电影节,如威尼斯、多伦多电影节等。如果延期,戛纳也很难再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段重新举行。

  所以,将初登场的舞台指向戛纳或者其他已宣布延期或取消举办的电影节的重点影片,现在势必要考虑何去何从的问题了。

  首先从华语片来看,有三位大导演的新作蓄势待发:许鞍华的《第一炉香》、田壮壮的《鸟鸣嘤嘤》以及张艺谋的《坚如磐石》。

  《第一炉香》改编自张爱玲经典小说,由马思纯、彭于晏等主演,备受业内瞩目。该片在去年7月底杀青内地戏份,首张剧照也在年初的柏林电影节上曝光。

  许鞍华的作品从未入围过戛纳电影节,但从《桃姐》《明月几时有》等她过往参与其它电影节的资历来看,《第一炉香》更有可能去往威尼斯电影节。

  田壮壮执导的《鸟鸣嘤嘤》在今年1月份杀青,这是他阔别导演工作十年的新作,加上影片改编自阿城小说《树王》,另外两部“三王”小说《棋王》和《孩子王》都已被改编成电影,所以外界对本片的期待值很高。

  去年,田壮壮带着他1988年的老片《盗马贼》亮相戛纳经典修复单元,福茂亲自主持映前活动。以这份交情来说,如果《鸟鸣嘤嘤》质量可靠,戛纳电影节不取消,很有可能入选某个单元。

  《坚如磐石》已经在去年国庆后送审,但一直未有上映消息。《坚如磐石》是张艺谋第一次尝试拍摄警匪动作片,据导演自己形容,影片画面非常独特,具有现代都市的冷峻风格。

  张艺谋上一次去戛纳还是2014年带着《归来》参与展映,《坚如磐石》一直处于保密阶段,有没有投递电影节仍未知。他的下一部新作《悬崖之上》去年12月底还在东北雪乡拍摄,是否受到疫情停拍,也未有消息。

  麦浚龙执导的《风林火山》是当下最被业内寄予厚望,冲向戛纳或其它国际电影节的作品。主演阵容超级豪华,集结了金城武、梁家辉、刘青云、古天乐、高圆圆等实力派演员。去年7月底定剪,据说后期制作量非常庞大。

  《冥王星时刻》导演章明曾以此片入围2018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他的爱情悬疑新片《热汤》则亮相年初柏林电影节的交易市场,应该会继续迈向其他国际电影节。

  梅峰曾获得戛纳主竞赛单元最佳编剧,导演新作《恋曲1980》由李现、春夏主演,去年就已完成部分样片,文艺气质浓郁,有参展戛纳的机会。而万茜和黄觉主演的新人导演作品《兔子暴力》也受到业内期望,会不会是下一部走向国际的《春江水暖》呢?

  中日合作拍摄的《柳川》和《又见奈良》也想通过戛纳或其它国际影展找到它的观众。《柳川》在今年1月底杀青,由倪妮、张鲁一、辛柏青、池松壮亮、中野良子等主演,导演张律是各大电影节常客。

  讲述中国老妇寻找日本遗孤养女的电影《又见奈良》由贾樟柯和河濑直美两大导演担任监制,作为戛纳“嫡系”老友,他们扶持新导演鹏飞(《米花之味》)进军戛纳也不无道理。

  除了这些华语新片,王家卫的经典之作《花样年华》今年恰逢上映20周年。该片在2000年的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举行世界首映,梁朝伟也捧得最佳男演员大奖。

  戛纳官方先前宣布4K修复版《花样年华》将亮相经典修复单元,王家卫也会出席放映活动。如果戛纳电影节取消,4K修复版《花样年华》得寻找下一个首映平台了。

  韦斯安德森的《法兰西特派》近似于去年的《好莱坞往事》,但星光会更加璀璨,比尔默瑞、蒂尔达斯文顿、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蕾雅赛杜、甜茶、西尔莎罗南等数十名国际知名演员共同出演,没有哪部影片能比它更适合开幕戛纳电影节了。

  法国导演莱奥卡拉克斯的前作《神圣车行》不久前入选《电影手册》评选的2010年代十佳电影。他的新作《安妮特》是一部歌舞片,也是他的首部英语电影,由亚当德赖弗和玛丽昂歌迪亚搭档主演,可以说是今年最受影迷关注之作,也是戛纳首选。

  泰国导演阿彼察邦在十年前凭借《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获得金棕榈,今年与蒂尔达斯文顿最新合作《记忆》,是很多影迷的年度期待,目前影片正在后期阶段,贾樟柯旗下电影公司也参与了本片制作。

  另外,手握金棕榈的大导演南尼莫莱蒂的《三层楼上》,劳伦冈泰的《亚瑟兰博》也是主竞赛之选。

  戛纳“熟面孔”河濑直美的《晨曦将至》,杜蒙的《此晨半晴朗》,欧容的《85盛夏》,索菲亚科波拉的《触礁》以及保罗范霍文的《圣母》等也正剑指戛纳。

  只希望疫情能尽快过去,如福茂所愿:“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将是第一个歌颂生命、赞扬生活,如再生般的国际性活动。”也希望之后所有的电影节都能顺利举行,向我们继续展示更多电影佳作。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travelinhand.com/xinpujingaomenduchangwangzhan/2020/0323/1740.html